广告

蜜月行


浴室里雾气弥漫,飘飘渺渺,宛若仙境,新娘子正泡在浴缸中,俏脸血红,也不知是酒喝多了,还是被浴室里的蒸汽蒸的,新娘子乳房以上的部位都露出水面,肌肤湿润光滑,晶莹剔透,只见新娘子晃了晃眩晕的脑袋,“哗”的一身水响,新娘子从浴缸中站了起来,立时雪白的粉背露了出来,背影是这么的美丽。

从背面看去,只见新娘子浑身都是晶莹雪白,身材极是协调,身材玲珑,曲线完美,露出香臀,香臀丰挺,肌肤更是白腻细嫩,真完美。

新娘子出了浴缸,站在地上,身子转了过来,只要是个男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都会喷碧血,因为这是新娘子全裸的正面身体。

新娘子的身体修长,脸庞美丽,双肩柔美,胸部丰满,香乳粉嫩硕大尖挺,十分完美,蓓蕾翘立像两个红樱桃让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,往下是那盈盈的小细腰和嫩白丰挺的大屁股,再往下是那令人喷鼻血的茸茸阴毛,中间隐藏着迷人的花瓣。

此时那优美的身体正透著羞涩的红,仿若仙女般冰肌玉骨、超凡出尘,亭亭玉立站在那里。

新娘子苦恼的拿着自己仅剩的一条小小内裤,犹豫着穿还是不穿,如果穿上等会再湿了的话,就没得穿了,想到即将到来的洞房,新娘子甜蜜的笑了,接着脸上又露出坏坏的笑容,将手中的小小内裤收了起来,全身上下紧裹着条浴巾,浴巾很短,刚好抱住新娘子的翘臀,乳房颤颤巍巍,有近一半露在外面,这仙子出浴图,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忍不住。

半裸的新娘子用干毛巾擦干了秀发,只是怎么也找不到眼镜,心中一想,肯定是宇拿出去的,想到宇,新娘子满心甜蜜,脸上荡漾著快乐的微笑,就这样摸著走出浴室。“哗”的一声,新娘子拉开了浴室的门,眼前却是一暗,卧室的灯被关了,借着窗外微弱的几乎或略不计的光亮,新娘子看到床上有个人影,似乎正朝她看来,想到自己只穿着浴巾,连内衣都没穿,新娘子就羞得低下了头,耳中听着床上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我,新娘子更是不堪,在我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,新娘子全身酥软。

我并不近视,比新娘好多了,看着出水芙蓉的新娘,闻着新娘散发出的淡淡幽香,我的欲火蹭蹭的往上冒。“宇,怎么不开灯?”我本来想向禽兽一样的扑向新娘,以最粗暴的形式强暴新娘,乍然听到她把自己当作宇,想到就算自己轻薄于她,她也不会反抗,这真是天赐的良机,我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只要能一亲香泽,死而无憾;我过去一把搂住新娘,新娘没有反抗,甜蜜地躺在我怀里。

我心头一阵颤荡,真怕眼前只是刹那间的幻象。

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,我将新娘拉到床上,寻上新娘的香唇,使劲地吻她,抚摸她柔若无骨的香肩,用尽我的热情、力气。

新娘娇躯不堪刺激地抖颤,片刻嘴唇变得灼热,她抽出玉手搂上我的脖子,沈醉在我的热吻里。“这是真的吗?居然会甘心和我相拥热吻。”新郎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美景。

我抱紧新娘子,双手不由自主的揉捏抚摩新娘子的腰腹,不几时,新娘子的娇躯开始火热,粉面羞红,银牙紧咬,樱唇中无意识的发出几声娇呤。

这更助长了我,我一双手开始上移,渐渐的捂上了新娘子娇嫩坚挺的酥胸,同时双唇从新娘子光洁的额头一路吻下,来到酥胸,虽然隔了一层浴巾,但新郎仍然能感觉到那对玉峰的惊人,不由得又揉又捏,更想着入内一探究竟。

而怀中的新娘子也已动情,放松了身体,随着我的吻,身体发生了异样的变化,一阵阵酥麻快感油然而生。

面上渐渐泛起了醉人的红晕,不住的娇声喘喘,娇躯更是不停的扭动,无意识的磨擦着我男性的欲望。

终于我的一只右手再也耐不住寂寞,顺着新娘浴巾上边缘爬了进去,“哦”我无声的呻吟了一声,居然没带裹胸,我的手指不客气的直接揉捏玉峰和玉峰上的樱桃,更是上下夹攻,左右逗弄,那种软而坚挺的嫩滑感,简直让我爱不释手,忍不住狠狠地抓了一下。

另外一只左手仍紧捂佳人的柳腰,防止新娘子软倒在床。

同时一张大嘴不甘寂寞,直接将整个樱桃含进嘴里,用舌头不住的舔弄,用牙齿亲咬……

含苞未破、尚是处女之身的新娘子立时如遭雷击,银牙暗咬,秀眉轻拧,“嗯--”红唇不自觉地呻吟出声……

这时我便不再顾虑,拉掉新娘子身上仅有的浴巾,把双手也伸到了新娘子的胸口,放肆地玩弄著乳峰和葡萄,新娘子眼睁睁地任由我那双大手在她的胸前抓捏,我两指一并,捏住了新娘子的娇嫩蓓蕾,对一个处女的蓓蕾这样的直接刺激,令得新娘子儿芳心娇羞万般。

听着新娘子动人的呻吟,强忍欲火的我不慌不忙地吮吸那诱人的可爱乳头……

我能明显感觉到身下新娘子的紧张轻颤,还有那一对美乳的娇柔挺立,我越来越放肆,新娘的粉嫩娇乳在我的十指中不断地变形,那动人的手感、那逼人的快感、那剌激的罪恶感,让我的情绪到达了前所未有的端点,我只觉得胯下肉棒胀痛得几乎要爆掉。“宇,轻点。”我恋恋不舍地离开诱人的玉峰,将新娘子平躺在床上,双手开始向下面进军。

新娘子萋萋芳草掩映下的幽谷,在玉腿无意识下不时开合:

若隐若现的桃园渐渐有淳淳春水溢出。

新娘子早已一丝不挂了,但在我目光的注视下,还是羞得粉脸通红,芳心娇羞,不知所措。

新娘子的处女玉体就这么赤裸裸的平躺着,一丝不挂的犹如一只待宰的羊羔,那洁白的小腹下端,一团淡黑的少女阴毛是那样柔软,掩盖着处女那条粉嫩玉沟。

新娘子的裸体真是只应天上有,那清纯的玉容,晶莹的玉颈,洁白的玉峰,还有那圆润玉脐,修长的玉腿,神秘的幽谷,都构成了一副绝佳的独一无二的美景。

我把手伸进新娘子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,手指轻捏着处女阴毛一阵揉搓,新娘子被我玩弄得粉面羞红,樱桃小嘴娇喘吁吁:“唔……嗯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嗯……

嗯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一股亮晶晶、粘稠滑腻的处女爱液也流出新娘子的下身,湿了我一手。

我双手不停,眼睛却贼兮兮地盯着那神秘的粉红细缝,感觉它早已湿滑,不自禁地探出手指,轻柔地触碰那处女的圣洁私处。

从未接受甘露滋润,也未经外客到访的私密地,传来一波一波强烈的刺骨酸痒,新娘子不自禁的擡起头来,大口喘气,秀眉微蹙,媚眼迷离,发出令人销魂的嗯唔呻吟,然后娇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,任凭摆布。

我猛扑上去,抱住新娘子的纤腰把她紧紧抱着,两手从后面抚摩着她的两半雪白丰臀,软绵绵的好滑好刺激。

新娘子挣扎着臀部左右扭动,这让我感到更加过瘾。

我再也忍不住将新娘子的玉腿分开,脸凑近了她的蜜洞,我的呼吸不由得沈重起来,目光顺着大腿内侧往上望去,新娘真是雪白无瑕,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。

大腿两侧是隆起的大阴唇,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,只留下一条小小的缝隙,缝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孔;缝隙的上缘是粉红的阴蒂,乌黑的阴毛只分布在阴蒂的周围和大阴唇的上缘,显得很是鲜嫩。

我向上爬去,用嘴吮吸著新娘子的粉红乳头,粗大的肉棒摩擦著新娘子微隆的阴阜,新娘子的两片丰满大阴唇紧紧关闭着,她的阴毛不算特别的浓密,新郎伸出手轻易找到了新娘子的阴蒂,然后一下一下的揉捏起来,同时也开始抚弄娇嫩的大阴唇。

敏感区域受到侵袭,新娘子的身体很快有了变化,粉红的大阴唇渐渐充血张开,花园里也慢慢湿润,流出了透明的爱液。

我又来到了下面,用舌头舔吸新娘子的玉门。

紧闭的玉门在不断的挑逗下再也抵挡不住,打开了。“宇,那里脏,不要添。”新娘子从未受过这样的挑逗,娇躯乱颤,樱唇发出阵阵呻吟,“唔……嗯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”新娘子口中娇喘吁吁,还不时伸出香舌舔舐著樱唇,仿佛十分饥渴一般,迎合著我的爱抚,修长的美腿,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,似乎还在享受情欲的快感。

只一会儿,新娘子便觉得身子越来越热,越来越麻、越来越痒,她只觉得浑身的酥痒变得十分难受,而下体的麻痒,更令她直希望我用手去扣、去挖。

新娘神智越见不清,她娇喘嘘嘘的,娇啼不断:“唔……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唔……

哎……“我又轻轻把大阴唇往两边拨开,玉门缓缓的打开,粉红色的门内还有一道小门,那是一双小阴唇,再深入,圆圆的阴道开口终于显露,这迷人的小蜜壶,将要迎来第一位客人。我只觉得下身的巨棒坚硬异常,欲想钻进这小小的洞口,直捣黄龙,但还是被强忍住了。

我的手轻抚著插进新娘的花溪,并在她那神密花瓣阴唇上轻擦揉抚,新娘子更是娇啼不断:“唔……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唔……哎……”此时的我已是欲焰高炽,忍不住将手指向新娘的花径深处寻幽探秘……“唔----”新娘子的花唇蓦地夹紧,欲抵挡深入的手指……

我小心翼翼、一寸寸地探索著滑腻的嫩肉,暗暗体昧著玉体的轻颤,感受着手指尖传来的紧夹、缠绕,我的手指终抵达玉洁的童贞之源。

无论玉腿怎样的紧夹,清纯处女的神圣贞洁还是落入了我的邪手,新娘子娇羞万分,却又甜蜜无比。

可我此时却楞住了,好像对触碰到的嫩膜感到很不可思议,惊得瞪大了眼睛,脑中思绪一乱,浮想联翩,等待着被更深入开发的新娘子没有等到期待中的刺激,竟然主动颤动下身,让得插在下身的手指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。

新娘子的主动打断了我的思绪,看着情欲高涨的新娘子,我一咬牙,继续著这洞房之事,而且明显感觉到,我更卖力了。

我的指尖不时地沿着处女膜边转着圈,清纯的新娘子桃腮晕红,美眸紧闭、檀口微张、秀眉紧蹙,让人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刺激。

我又用大拇指轻轻一揉那颗粉嫩阴蒂。“啊----”新娘子如遭雷击,赤裸玉体猛地一阵痉挛,一双素手不由地深深抓进床褥里。“宇,进来吧!人家快死了。”我再不怠慢,飞快脱下全身衣裤,挺著炙热的男性欲望,趴下身体,往湿淋淋的粉红细缝送去。

床上的新娘子也开始大胆,她一手握住玉茎,令她吃惊的是兵器的粗长。

粗长的肉棒更能引起新娘子的性欲,“宇,你的玉茎好大,在我们浪漫的洞房夜,让我爽个够吧!”我不敢怠慢,将肉棒顶住俏新娘子的嫩肉,就是一阵磨转,两手更在新娘子坚实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,阵阵酥麻的充实快感,令新娘子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,整个人再度瘫软,那里还能够抵抗半分,可是内心却还在呐喊,“宇,快插入吧!”我一口含住新娘子玉般的耳垂,一阵轻轻啜咬,胯下肉棒更是不停在新娘子洞口磨转,双手手指紧捏住玉峰蓓蕾,在那玩弄著。

我好像并不急于将肉棒插入处子花房,我继续玩弄著热热的阴核。“嗯嗯”从新娘子的鼻孔冒出,好像无法忍耐的甜美哼声。

过了一会儿,阴核已经完全充血,我才停止对阴核的攻击。“宇,不要折磨人家了,进来吧!”新娘子再次主动求欢。

我也是无法忍耐了,艰难地调正了姿势,腰间慢慢用力,顿时间,那硬得像根铁棍似的肉棒对准那待开的花苞,腰际发力一沈,阴茎已随着动作挤开阴道,刺进新娘子的处女花房内。

一会儿,我习惯了姿势,抽动的动作变得顺畅起来;虽然龟头的嫩肉被紧夹有点发痛,但随着肉棒内淫液的流出,那轻微的痛楚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强劲快感,快感一浪一浪地狂袭下,我再一次把新娘子柔嫩的双乳控在手中搓揉。

虽然新娘子还是个青涩的处女,但这时,在我纯熟的技巧剌激下,她的玉洞内己充满了润滑的蜜水,所以我的龟头在揉开她的花瓣后,并不算十分困难,便己塞进了紧致的玉宫中,才一下子,便碰到了那道令我雀跃不己的坚韧障碍。

看着新娘子羞得通红的小脸,海棠一般可爱,我忍不住端著结实的雪臀上下抽插起来,我的抽插水平颇高,就是不捅破处女膜,开始时佳人挺直了身子,脸上全是痛苦的神色,眉头紧皱,嘴中痛哼著:“嗯…啊…

啊…哦…”但只是一会的工夫,新娘子体内的快感就被男人的精液唤醒,随着肉棒不断的进入抽出,新娘子的身体达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,她忘记了女性的矜持,开始疯狂的扭动雪臀,时而又上下套弄,胸前坚挺的玉峰随着身体上下晃动,更加增重了浪漫的气息。

突然我退出肉棒,新娘子却一把搂住我,将我正面压在自己身上,并幸福欢喜的亲吻着我,湿漉漉的芳草在我下腹磨动,湿润的蜜唇触到龟头,二人浑身都是一震。

新娘子主动伸手探下,挫身缓缓将玉茎引入体内。

硕大的尖端撑开敏感的肉唇,酥麻的感觉让她心儿都酥了起来,一时间动弹不得。

敏感的龟头被湿润的滑肉紧紧含住,粘腻的感觉销魂蚀骨,我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。

花蜜从蛤口流到玉茎,晶莹雪亮。

新娘子顿了一刻,咬牙缓缓将玉茎吞入体内。

熟悉的温暖湿润包裹棒身,下身仿佛回到了温馨的老家。

新娘子蛾眉微锁,美目紧闭,喉间吐出娇弱的一声长哼,终于将龟头顶到柔软的处女膜。

我低头看去,只见粗壮的棒身无情地撑开蛤口,湿漉漉的蜜唇被大大的分开,体外却尚有一截玉茎。

我轻轻再往里面挤了挤,新娘子的口中发出娇媚的呻吟声,“啊,啊,好!宇,再插得深一点。”我吞了一口口水,调整了一下姿势后,试着加强压力,顿时,那片薄薄的瓣膜被撑得紧胀欲破。“唔……”媚眼迷离的新娘子皱起了凤眉,发出了一声痛苦的轻哼……

但这时我的大箭概己在弦,怎可能再忍而不发?

我一挪膝盖、腰眼用力,肉棒狠狠地往前便挺……

“噗!”随着一下暗响,那片可怜的薄膜终于抵受不了突剌,才一下子,便被那无情的力量所撕破,失去了防卫,那粗大的肉棒挟著余势急剌而入,深深地没入了冰清玉洁的玉宫之中。“呀……”新娘子只觉得下身一阵裂痛,双手本能地抵住了我的胸膛。

我感觉到龟头一瞬间便刺穿了软女膜,配合著下阴流出的处女落红,我知道自己已得到了这位小美女最宝贵的第一次,也如新娘子之愿在甜蜜的洞房夜失身。

伴随着新娘子大腿间的落红,更进一步的刺激着我的摧残欲望。

既然已经开了苞,辣手摧花的时间到了,我不进反退的缓缓抽出著阴茎,感受着体内处女膜的位置,用我那硕大的龟头磨擦着处女膜残骸。

每一次触及,她都痛出了豆大的泪水,直到我反反复复抽送了十多次,才将处女膜残骸刮过一干二净,彻底开发了新娘子阴道的处女膜地段。

新娘子的处女膜被刺破,一丝疼痛夹着一丝酥痒的充实感传遍全身,新娘子粉面羞红,柳眉微皱,两粒晶莹的泪珠因疼痛涌出美眸,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已失去宝贵的童贞,雪白的玉股下落红片片。“唔……”一声娇喘,新娘子羞红满面,一双修长玉腿一阵僵直,轻轻一夹那蓬门中的大肉棒,感受着狭窄紧小的阴道被塞得又满又紧。“宇,我已是你的人了。”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新娘子开始娇喘,雪白胴体也开始微微蠕动。

在赤裸玉体娇羞而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,回应着我阳具的抽出顶入,我逐渐加快了节奏,下身在阴道中进进出出,越来越狠、重、快……

新娘子被我刺得欲仙欲死,心魂皆酥,一双娇浑圆的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、放下、擡高……

最后又盘在我的臀后,以帮助“心上人”能更深地进入自己的阴道深处。

绝色清纯的新娘子那芳美鲜红的小嘴娇啼婉转:“唔……唔……

 

 

唔……唔……。”当大肉棒到达子宫时,新娘子的身体由花芯开始麻痹。

身体内那充满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无礼地抽动,全身都在燃烧,新娘子高声叫床。“喔喔……”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,新娘子苗条的身体摇摇晃晃,花谷里充盈的蜜液,使小蜜壶彻底湿润。

蓦地,新娘子觉得那个大家伙顶到了自己阴道深处那最神密花芯阴核,她更是娇羞万般,娇啼婉转: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轻……

唔……

轻……

点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我用龟头连连轻顶那含羞带怯的处女阴核,佳人娇羞的粉脸胀得通红,被我这样连连顶触得欲仙欲死,娇呻艳吟: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轻……

唔……

老公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轻……

轻点……唔……”突然,新娘子玉体一阵电击般的酸麻,娇嫩的嫩肉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的巨大阳具,雪白的胴体一阵轻颤、痉挛,那下身深处的阴核不由自主地哆嗦,新娘子优美玉腿猛地高高扬起,绷紧、僵直……

最后无奈地盘在了“心上人”的腰上,把我紧紧地夹在下身,从阴道深处的射出一股粘稠腻滑的玉女阴精,新娘子玉靥羞红,芳心娇羞万分。“唔

好……

好烫……喔……”新娘子的初精浸透着肉棍,流出阴道,流出玉沟,浸湿床单。

射出处女阴精后,新娘子羞得绯红,玉体酥麻,粉脸含春,美丽的胴体一阵痉挛。

可我没有射精念头,新娘子感到舒服畅爽的快感,却一浪一浪地不断传来,随着那火热的抽送,贯进她的下体的每一个角落。“哼…唔!……

哼……

唔!……

唔……

啊啊!……

啊……啊!”很自然地,她大声地呻吟了起来……

我一边用力的在新娘子的小蜜壶里抽插,一边继续抓捏她的丰乳。

新娘子高翘著雪白的大腿,连续不断的向上蹬踹,紧窄的阴道包裹着小弟弟,异常猛烈的痉挛收缩,让我觉得高潮很快就要来到了。

我狂暴地在那紧窄的阴道中横冲直撞,就在这时,我猛地搂紧新娘子的细腰,下身紧紧地抵住佳人的下体,肉棍狠狠地刺入紧窄湿滑不堪的处女阴道内……“……啊……喔……”新娘子一声狂啼,银牙紧咬,两粒晶莹的珠泪夺眶而出,这是狂喜的泪水。“啊…”随着一声娇呼,一股粘稠的处女阴精从阴道深处的子宫内流射而出,顺着阴道中的肉棒,流出阴道,浸湿沾染着落红的床单,我的龟头深深顶入新娘子紧小的阴道深处,在她紧紧含住龟头的痉挛中,我亦不能再坚持,只觉后腰一麻,滚滚浓精喷洒而出,点滴不剩的浇灌在花芯上,灌入了新娘子处子花房中,把已然神智昏蒙的新娘子烫得失声大呼,无力的双腿不由自主地缠紧了我的腰,擡起圆臀,迎接我的冲击,小蜜壶含夹裹吸,将精液一股脑儿地吸入了花芯深处。

这股阳精烫得新娘子心神俱醉,玉体娇酥,真的是欲仙欲死,魂游巫山……

开苞炮打完了,新娘子好像整个人还沈浸在那无与伦比的美感当中,她紧紧搂着我,只觉浑身上下娇慵无力,每寸肌肤都还茫酥酥的。

想到刚才被我奸得娇啼婉转、欲仙欲死,新娘子粉面羞红,芳心娇羞万般,她的喘息声仍未平复,脸上的红晕也未退去。

她的肉体依然柔软温暖,娇嫩皮肤上仍有细细的香汗。

开苞炮后,我的欲望消了,娘子可能还沈浸在快感中,搂着我,头靠在我的臂弯,脸上露出幸福快乐的笑容,一会的功夫就睡着了。

浴室里雾气弥漫,飘飘渺渺,宛若仙境,新娘子正泡在浴缸中,俏脸血红,也不知是酒喝多了,还是被浴室里的蒸汽蒸的,新娘子乳房以上的部位都露出水面,肌肤湿润光滑,晶莹剔透,只见新娘子晃了晃眩晕的脑袋,“哗”的一身水响,新娘子从浴缸中站了起来,立时雪白的粉背露了出来,背影是这么的美丽。

从背面看去,只见新娘子浑身都是晶莹雪白,身材极是协调,身材玲珑,曲线完美,露出香臀,香臀丰挺,肌肤更是白腻细嫩,真完美。

新娘子出了浴缸,站在地上,身子转了过来,只要是个男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都会喷碧血,因为这是新娘子全裸的正面身体。

新娘子的身体修长,脸庞美丽,双肩柔美,胸部丰满,香乳粉嫩硕大尖挺,十分完美,蓓蕾翘立像两个红樱桃让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,往下是那盈盈的小细腰和嫩白丰挺的大屁股,再往下是那令人喷鼻血的茸茸阴毛,中间隐藏着迷人的花瓣。

此时那优美的身体正透著羞涩的红,仿若仙女般冰肌玉骨、超凡出尘,亭亭玉立站在那里。

新娘子苦恼的拿着自己仅剩的一条小小内裤,犹豫着穿还是不穿,如果穿上等会再湿了的话,就没得穿了,想到即将到来的洞房,新娘子甜蜜的笑了,接着脸上又露出坏坏的笑容,将手中的小小内裤收了起来,全身上下紧裹着条浴巾,浴巾很短,刚好抱住新娘子的翘臀,乳房颤颤巍巍,有近一半露在外面,这仙子出浴图,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忍不住。

半裸的新娘子用干毛巾擦干了秀发,只是怎么也找不到眼镜,心中一想,肯定是宇拿出去的,想到宇,新娘子满心甜蜜,脸上荡漾著快乐的微笑,就这样摸著走出浴室。“哗”的一声,新娘子拉开了浴室的门,眼前却是一暗,卧室的灯被关了,借着窗外微弱的几乎或略不计的光亮,新娘子看到床上有个人影,似乎正朝她看来,想到自己只穿着浴巾,连内衣都没穿,新娘子就羞得低下了头,耳中听着床上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我,新娘子更是不堪,在我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,新娘子全身酥软。

我并不近视,比新娘好多了,看着出水芙蓉的新娘,闻着新娘散发出的淡淡幽香,我的欲火蹭蹭的往上冒。“宇,怎么不开灯?”我本来想向禽兽一样的扑向新娘,以最粗暴的形式强暴新娘,乍然听到她把自己当作宇,想到就算自己轻薄于她,她也不会反抗,这真是天赐的良机,我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只要能一亲香泽,死而无憾;我过去一把搂住新娘,新娘没有反抗,甜蜜地躺在我怀里。

我心头一阵颤荡,真怕眼前只是刹那间的幻象。

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,我将新娘拉到床上,寻上新娘的香唇,使劲地吻她,抚摸她柔若无骨的香肩,用尽我的热情、力气。

新娘娇躯不堪刺激地抖颤,片刻嘴唇变得灼热,她抽出玉手搂上我的脖子,沈醉在我的热吻里。“这是真的吗?居然会甘心和我相拥热吻。”新郎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美景。

我抱紧新娘子,双手不由自主的揉捏抚摩新娘子的腰腹,不几时,新娘子的娇躯开始火热,粉面羞红,银牙紧咬,樱唇中无意识的发出几声娇呤。

这更助长了我,我一双手开始上移,渐渐的捂上了新娘子娇嫩坚挺的酥胸,同时双唇从新娘子光洁的额头一路吻下,来到酥胸,虽然隔了一层浴巾,但新郎仍然能感觉到那对玉峰的惊人,不由得又揉又捏,更想着入内一探究竟。

而怀中的新娘子也已动情,放松了身体,随着我的吻,身体发生了异样的变化,一阵阵酥麻快感油然而生。

面上渐渐泛起了醉人的红晕,不住的娇声喘喘,娇躯更是不停的扭动,无意识的磨擦着我男性的欲望。

终于我的一只右手再也耐不住寂寞,顺着新娘浴巾上边缘爬了进去,“哦”我无声的呻吟了一声,居然没带裹胸,我的手指不客气的直接揉捏玉峰和玉峰上的樱桃,更是上下夹攻,左右逗弄,那种软而坚挺的嫩滑感,简直让我爱不释手,忍不住狠狠地抓了一下。

另外一只左手仍紧捂佳人的柳腰,防止新娘子软倒在床。

同时一张大嘴不甘寂寞,直接将整个樱桃含进嘴里,用舌头不住的舔弄,用牙齿亲咬……

含苞未破、尚是处女之身的新娘子立时如遭雷击,银牙暗咬,秀眉轻拧,“嗯--”红唇不自觉地呻吟出声……

这时我便不再顾虑,拉掉新娘子身上仅有的浴巾,把双手也伸到了新娘子的胸口,放肆地玩弄著乳峰和葡萄,新娘子眼睁睁地任由我那双大手在她的胸前抓捏,我两指一并,捏住了新娘子的娇嫩蓓蕾,对一个处女的蓓蕾这样的直接刺激,令得新娘子儿芳心娇羞万般。

听着新娘子动人的呻吟,强忍欲火的我不慌不忙地吮吸那诱人的可爱乳头……

我能明显感觉到身下新娘子的紧张轻颤,还有那一对美乳的娇柔挺立,我越来越放肆,新娘的粉嫩娇乳在我的十指中不断地变形,那动人的手感、那逼人的快感、那剌激的罪恶感,让我的情绪到达了前所未有的端点,我只觉得胯下肉棒胀痛得几乎要爆掉。“宇,轻点。”我恋恋不舍地离开诱人的玉峰,将新娘子平躺在床上,双手开始向下面进军。

新娘子萋萋芳草掩映下的幽谷,在玉腿无意识下不时开合:

若隐若现的桃园渐渐有淳淳春水溢出。

新娘子早已一丝不挂了,但在我目光的注视下,还是羞得粉脸通红,芳心娇羞,不知所措。

新娘子的处女玉体就这么赤裸裸的平躺着,一丝不挂的犹如一只待宰的羊羔,那洁白的小腹下端,一团淡黑的少女阴毛是那样柔软,掩盖着处女那条粉嫩玉沟。

新娘子的裸体真是只应天上有,那清纯的玉容,晶莹的玉颈,洁白的玉峰,还有那圆润玉脐,修长的玉腿,神秘的幽谷,都构成了一副绝佳的独一无二的美景。

我把手伸进新娘子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,手指轻捏着处女阴毛一阵揉搓,新娘子被我玩弄得粉面羞红,樱桃小嘴娇喘吁吁:“唔……嗯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嗯……

嗯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一股亮晶晶、粘稠滑腻的处女爱液也流出新娘子的下身,湿了我一手。

我双手不停,眼睛却贼兮兮地盯着那神秘的粉红细缝,感觉它早已湿滑,不自禁地探出手指,轻柔地触碰那处女的圣洁私处。

从未接受甘露滋润,也未经外客到访的私密地,传来一波一波强烈的刺骨酸痒,新娘子不自禁的擡起头来,大口喘气,秀眉微蹙,媚眼迷离,发出令人销魂的嗯唔呻吟,然后娇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,任凭摆布。

我猛扑上去,抱住新娘子的纤腰把她紧紧抱着,两手从后面抚摩着她的两半雪白丰臀,软绵绵的好滑好刺激。

新娘子挣扎着臀部左右扭动,这让我感到更加过瘾。

我再也忍不住将新娘子的玉腿分开,脸凑近了她的蜜洞,我的呼吸不由得沈重起来,目光顺着大腿内侧往上望去,新娘真是雪白无瑕,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。

大腿两侧是隆起的大阴唇,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,只留下一条小小的缝隙,缝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孔;缝隙的上缘是粉红的阴蒂,乌黑的阴毛只分布在阴蒂的周围和大阴唇的上缘,显得很是鲜嫩。

我向上爬去,用嘴吮吸著新娘子的粉红乳头,粗大的肉棒摩擦著新娘子微隆的阴阜,新娘子的两片丰满大阴唇紧紧关闭着,她的阴毛不算特别的浓密,新郎伸出手轻易找到了新娘子的阴蒂,然后一下一下的揉捏起来,同时也开始抚弄娇嫩的大阴唇。

敏感区域受到侵袭,新娘子的身体很快有了变化,粉红的大阴唇渐渐充血张开,花园里也慢慢湿润,流出了透明的爱液。

我又来到了下面,用舌头舔吸新娘子的玉门。

紧闭的玉门在不断的挑逗下再也抵挡不住,打开了。“宇,那里脏,不要添。”新娘子从未受过这样的挑逗,娇躯乱颤,樱唇发出阵阵呻吟,“唔……嗯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”新娘子口中娇喘吁吁,还不时伸出香舌舔舐著樱唇,仿佛十分饥渴一般,迎合著我的爱抚,修长的美腿,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,似乎还在享受情欲的快感。

只一会儿,新娘子便觉得身子越来越热,越来越麻、越来越痒,她只觉得浑身的酥痒变得十分难受,而下体的麻痒,更令她直希望我用手去扣、去挖。

新娘神智越见不清,她娇喘嘘嘘的,娇啼不断:“唔……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唔……

哎……“我又轻轻把大阴唇往两边拨开,玉门缓缓的打开,粉红色的门内还有一道小门,那是一双小阴唇,再深入,圆圆的阴道开口终于显露,这迷人的小蜜壶,将要迎来第一位客人。我只觉得下身的巨棒坚硬异常,欲想钻进这小小的洞口,直捣黄龙,但还是被强忍住了。

我的手轻抚著插进新娘的花溪,并在她那神密花瓣阴唇上轻擦揉抚,新娘子更是娇啼不断:“唔……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啊……

唔……哎……”此时的我已是欲焰高炽,忍不住将手指向新娘的花径深处寻幽探秘……“唔----”新娘子的花唇蓦地夹紧,欲抵挡深入的手指……

我小心翼翼、一寸寸地探索著滑腻的嫩肉,暗暗体昧著玉体的轻颤,感受着手指尖传来的紧夹、缠绕,我的手指终抵达玉洁的童贞之源。

无论玉腿怎样的紧夹,清纯处女的神圣贞洁还是落入了我的邪手,新娘子娇羞万分,却又甜蜜无比。

可我此时却楞住了,好像对触碰到的嫩膜感到很不可思议,惊得瞪大了眼睛,脑中思绪一乱,浮想联翩,等待着被更深入开发的新娘子没有等到期待中的刺激,竟然主动颤动下身,让得插在下身的手指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。

新娘子的主动打断了我的思绪,看着情欲高涨的新娘子,我一咬牙,继续著这洞房之事,而且明显感觉到,我更卖力了。

我的指尖不时地沿着处女膜边转着圈,清纯的新娘子桃腮晕红,美眸紧闭、檀口微张、秀眉紧蹙,让人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刺激。

我又用大拇指轻轻一揉那颗粉嫩阴蒂。“啊----”新娘子如遭雷击,赤裸玉体猛地一阵痉挛,一双素手不由地深深抓进床褥里。“宇,进来吧!人家快死了。”我再不怠慢,飞快脱下全身衣裤,挺著炙热的男性欲望,趴下身体,往湿淋淋的粉红细缝送去。

床上的新娘子也开始大胆,她一手握住玉茎,令她吃惊的是兵器的粗长。

粗长的肉棒更能引起新娘子的性欲,“宇,你的玉茎好大,在我们浪漫的洞房夜,让我爽个够吧!”我不敢怠慢,将肉棒顶住俏新娘子的嫩肉,就是一阵磨转,两手更在新娘子坚实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,阵阵酥麻的充实快感,令新娘子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,整个人再度瘫软,那里还能够抵抗半分,可是内心却还在呐喊,“宇,快插入吧!”我一口含住新娘子玉般的耳垂,一阵轻轻啜咬,胯下肉棒更是不停在新娘子洞口磨转,双手手指紧捏住玉峰蓓蕾,在那玩弄著。

我好像并不急于将肉棒插入处子花房,我继续玩弄著热热的阴核。“嗯嗯”从新娘子的鼻孔冒出,好像无法忍耐的甜美哼声。

过了一会儿,阴核已经完全充血,我才停止对阴核的攻击。“宇,不要折磨人家了,进来吧!”新娘子再次主动求欢。

我也是无法忍耐了,艰难地调正了姿势,腰间慢慢用力,顿时间,那硬得像根铁棍似的肉棒对准那待开的花苞,腰际发力一沈,阴茎已随着动作挤开阴道,刺进新娘子的处女花房内。

一会儿,我习惯了姿势,抽动的动作变得顺畅起来;虽然龟头的嫩肉被紧夹有点发痛,但随着肉棒内淫液的流出,那轻微的痛楚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强劲快感,快感一浪一浪地狂袭下,我再一次把新娘子柔嫩的双乳控在手中搓揉。

虽然新娘子还是个青涩的处女,但这时,在我纯熟的技巧剌激下,她的玉洞内己充满了润滑的蜜水,所以我的龟头在揉开她的花瓣后,并不算十分困难,便己塞进了紧致的玉宫中,才一下子,便碰到了那道令我雀跃不己的坚韧障碍。

看着新娘子羞得通红的小脸,海棠一般可爱,我忍不住端著结实的雪臀上下抽插起来,我的抽插水平颇高,就是不捅破处女膜,开始时佳人挺直了身子,脸上全是痛苦的神色,眉头紧皱,嘴中痛哼著:“嗯…啊…

啊…哦…”但只是一会的工夫,新娘子体内的快感就被男人的精液唤醒,随着肉棒不断的进入抽出,新娘子的身体达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,她忘记了女性的矜持,开始疯狂的扭动雪臀,时而又上下套弄,胸前坚挺的玉峰随着身体上下晃动,更加增重了浪漫的气息。

突然我退出肉棒,新娘子却一把搂住我,将我正面压在自己身上,并幸福欢喜的亲吻着我,湿漉漉的芳草在我下腹磨动,湿润的蜜唇触到龟头,二人浑身都是一震。

新娘子主动伸手探下,挫身缓缓将玉茎引入体内。

硕大的尖端撑开敏感的肉唇,酥麻的感觉让她心儿都酥了起来,一时间动弹不得。

敏感的龟头被湿润的滑肉紧紧含住,粘腻的感觉销魂蚀骨,我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。

花蜜从蛤口流到玉茎,晶莹雪亮。

新娘子顿了一刻,咬牙缓缓将玉茎吞入体内。

熟悉的温暖湿润包裹棒身,下身仿佛回到了温馨的老家。

新娘子蛾眉微锁,美目紧闭,喉间吐出娇弱的一声长哼,终于将龟头顶到柔软的处女膜。

我低头看去,只见粗壮的棒身无情地撑开蛤口,湿漉漉的蜜唇被大大的分开,体外却尚有一截玉茎。

我轻轻再往里面挤了挤,新娘子的口中发出娇媚的呻吟声,“啊,啊,好!宇,再插得深一点。”我吞了一口口水,调整了一下姿势后,试着加强压力,顿时,那片薄薄的瓣膜被撑得紧胀欲破。“唔……”媚眼迷离的新娘子皱起了凤眉,发出了一声痛苦的轻哼……

但这时我的大箭概己在弦,怎可能再忍而不发?

我一挪膝盖、腰眼用力,肉棒狠狠地往前便挺……

“噗!”随着一下暗响,那片可怜的薄膜终于抵受不了突剌,才一下子,便被那无情的力量所撕破,失去了防卫,那粗大的肉棒挟著余势急剌而入,深深地没入了冰清玉洁的玉宫之中。“呀……”新娘子只觉得下身一阵裂痛,双手本能地抵住了我的胸膛。

我感觉到龟头一瞬间便刺穿了软女膜,配合著下阴流出的处女落红,我知道自己已得到了这位小美女最宝贵的第一次,也如新娘子之愿在甜蜜的洞房夜失身。

伴随着新娘子大腿间的落红,更进一步的刺激着我的摧残欲望。

既然已经开了苞,辣手摧花的时间到了,我不进反退的缓缓抽出著阴茎,感受着体内处女膜的位置,用我那硕大的龟头磨擦着处女膜残骸。

每一次触及,她都痛出了豆大的泪水,直到我反反复复抽送了十多次,才将处女膜残骸刮过一干二净,彻底开发了新娘子阴道的处女膜地段。

新娘子的处女膜被刺破,一丝疼痛夹着一丝酥痒的充实感传遍全身,新娘子粉面羞红,柳眉微皱,两粒晶莹的泪珠因疼痛涌出美眸,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已失去宝贵的童贞,雪白的玉股下落红片片。“唔……”一声娇喘,新娘子羞红满面,一双修长玉腿一阵僵直,轻轻一夹那蓬门中的大肉棒,感受着狭窄紧小的阴道被塞得又满又紧。“宇,我已是你的人了。”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新娘子开始娇喘,雪白胴体也开始微微蠕动。

在赤裸玉体娇羞而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,回应着我阳具的抽出顶入,我逐渐加快了节奏,下身在阴道中进进出出,越来越狠、重、快……

新娘子被我刺得欲仙欲死,心魂皆酥,一双娇浑圆的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、放下、擡高……

最后又盘在我的臀后,以帮助“心上人”能更深地进入自己的阴道深处。

绝色清纯的新娘子那芳美鲜红的小嘴娇啼婉转:“唔……唔……

 

 

唔……唔……。”当大肉棒到达子宫时,新娘子的身体由花芯开始麻痹。

身体内那充满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无礼地抽动,全身都在燃烧,新娘子高声叫床。“喔喔……”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,新娘子苗条的身体摇摇晃晃,花谷里充盈的蜜液,使小蜜壶彻底湿润。

蓦地,新娘子觉得那个大家伙顶到了自己阴道深处那最神密花芯阴核,她更是娇羞万般,娇啼婉转: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轻……

唔……

轻……

点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唔……”我用龟头连连轻顶那含羞带怯的处女阴核,佳人娇羞的粉脸胀得通红,被我这样连连顶触得欲仙欲死,娇呻艳吟:“唔……唔……

唔……

轻……

唔……

老公……

唔……

唔……

轻……

轻点……唔……”突然,新娘子玉体一阵电击般的酸麻,娇嫩的嫩肉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的巨大阳具,雪白的胴体一阵轻颤、痉挛,那下身深处的阴核不由自主地哆嗦,新娘子优美玉腿猛地高高扬起,绷紧、僵直……

最后无奈地盘在了“心上人”的腰上,把我紧紧地夹在下身,从阴道深处的射出一股粘稠腻滑的玉女阴精,新娘子玉靥羞红,芳心娇羞万分。“唔

好……

好烫……喔……”新娘子的初精浸透着肉棍,流出阴道,流出玉沟,浸湿床单。

射出处女阴精后,新娘子羞得绯红,玉体酥麻,粉脸含春,美丽的胴体一阵痉挛。

可我没有射精念头,新娘子感到舒服畅爽的快感,却一浪一浪地不断传来,随着那火热的抽送,贯进她的下体的每一个角落。“哼…唔!……

哼……

唔!……

唔……

啊啊!……

啊……啊!”很自然地,她大声地呻吟了起来……

我一边用力的在新娘子的小蜜壶里抽插,一边继续抓捏她的丰乳。

新娘子高翘著雪白的大腿,连续不断的向上蹬踹,紧窄的阴道包裹着小弟弟,异常猛烈的痉挛收缩,让我觉得高潮很快就要来到了。

我狂暴地在那紧窄的阴道中横冲直撞,就在这时,我猛地搂紧新娘子的细腰,下身紧紧地抵住佳人的下体,肉棍狠狠地刺入紧窄湿滑不堪的处女阴道内……“……啊……喔……”新娘子一声狂啼,银牙紧咬,两粒晶莹的珠泪夺眶而出,这是狂喜的泪水。“啊…”随着一声娇呼,一股粘稠的处女阴精从阴道深处的子宫内流射而出,顺着阴道中的肉棒,流出阴道,浸湿沾染着落红的床单,我的龟头深深顶入新娘子紧小的阴道深处,在她紧紧含住龟头的痉挛中,我亦不能再坚持,只觉后腰一麻,滚滚浓精喷洒而出,点滴不剩的浇灌在花芯上,灌入了新娘子处子花房中,把已然神智昏蒙的新娘子烫得失声大呼,无力的双腿不由自主地缠紧了我的腰,擡起圆臀,迎接我的冲击,小蜜壶含夹裹吸,将精液一股脑儿地吸入了花芯深处。

这股阳精烫得新娘子心神俱醉,玉体娇酥,真的是欲仙欲死,魂游巫山……

开苞炮打完了,新娘子好像整个人还沈浸在那无与伦比的美感当中,她紧紧搂着我,只觉浑身上下娇慵无力,每寸肌肤都还茫酥酥的。

想到刚才被我奸得娇啼婉转、欲仙欲死,新娘子粉面羞红,芳心娇羞万般,她的喘息声仍未平复,脸上的红晕也未退去。

她的肉体依然柔软温暖,娇嫩皮肤上仍有细细的香汗。

开苞炮后,我的欲望消了,娘子可能还沈浸在快感中,搂着我,头靠在我的臂弯,脸上露出幸福快乐的笑容,一会的功夫就睡着了。


本贴最早由:免费色情图片-色情动图-色情视频-性爱视频-色情网-SEX0808.COM -- sex0808.com编辑,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!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
[免费色情图片-色情动图-色情视频-性爱视频-色情网-SEX0808.COM] 版权所有 © 2017-2018 [联系方式:qun0417@gmail.com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