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
我们夫妻和一个本家叔叔的真实淫乱


第一章

在这个网上看了很多朋友的真实故事,一直想把我们的故事也写出来跟大家分享。但老婆给自家叔叔操(我亲三叔),说出来总有些犹豫,担心被人骂,不过想想不交待太过具体,应该没事。想想至今我叔叔已经操了我老婆三年多了,家里外面都没人知道,应该是安全的。

言归正传,先介绍一下我们的情况。我们今年都是30岁,我和老婆是同学也是同一个县里的,但上大学之前不认识,上大学时候认老乡才开始接触的。刚开始我觉得老婆长得一般,看久了觉得越看越好看,尤其老婆虽然苗条,但骨架小,柔嫩,整个人感觉珠圆玉润的,特别能勾起男人的欲望,总想把她压在身下使劲蹂躏。我们从大一下学期开始恋爱,大二一开学第一天我就半强迫地把她操了。这些以后再另开帖子说,先说她和我三叔的事。

事情从三年多前我叔叔调动工作来我们工作的县级市开始。我们毕业后分回了我们县,在两个中学工作,工作第一年我们就结婚了。由于我工作的中学是重点中学,待遇好些,后来我找了些关系把老婆调到我们同一个中学。

由于是双职工,赶上学校最后一批分房,分到一套平房。先交待一下房子,因为这是促成我们夫妻和三叔淫乱的重要原因。这是一个老式的平房,只有两间卧室,中间是一个过道分开,过道里边是厨房,这样的布局是东北80年代房子很常见的。由于我们平时工作很忙,孩子给她姥姥带(农村,但条件不错),我们每个星期回去看一次。

三年多前,我叔叔调到我们县城的公安局工作,他以前当兵,复员后在老家乡上当警察,在那里干了很多年才调到县里。由于他是我亲叔叔,婶婶和表弟在乡下没有过来,叔叔就住我家。虽然有两个卧室,但另一个卧室已经当杂物间堆满了东西,没法住人,叔叔就和我们在一个炕上睡。

因为东北历来住房条件不宽裕,也是为了冬季取暖,一大家人睡一炕的在早些年很常见。不过这可苦了我们小两口,那时候老婆刚生完小孩半年多,小孩送到姥姥家,老婆也戴环了。正是我和老婆可以不用戴套尽情操屄的时候,双方性趣都很高,可是叔叔睡在一个炕上,总是不方便。

刚开始几个星期都是熬著,白天上班没法儿出来,下班回家叔叔也回来了,只有等叔叔回乡下家里的时候才能干个尽兴。后来熬不住了,趁叔叔睡着了偷偷褪下老婆的裤衩,从后面慢慢顶进去。刚开始老婆还不从,怕叔叔听见,后来次数多了,也就让我干进去了。

叔叔是睡炕头,我第二,老婆第三。刚开始和老婆还是各自一个被窝,趁半夜偷偷钻进老婆被窝,一开始觉得不尽兴,慢慢地也有种类似偷情的刺激,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了,老婆也越来越配合,最初开始老婆都是忍住叫,慢慢地控制不住就会哼出来。

有一次干完老婆,我们安静下来,却听见叔叔那边呼吸沈重,被子里有淅淅簌簌的声音,我立刻明白过来叔叔也醒了,正忍不住在撸自个儿鸡巴呢!老婆也听到了,暗中捏了我的手一下。我忽然觉得很刺激,刚射精的鸡巴立刻又硬了,不顾老婆推我,翻身趴到老婆身上大刀阔斧地操进去,疯狂地干了起来。

我的一通狂干把老婆也弄得没法再矜持,像哭似的哼哼了出来,我也放肆地“哼哧、哼哧”喘气,嫌热把被子也掀了,一下没控制住,又射了。等我趴在老婆身上,我和老婆都安静下来,却听到叔叔一声闷哼,我立刻感觉老婆的阴道一下一下地收缩,箍紧我已经半软的鸡巴,我知道老婆高潮了。我忙活了两次都没有让老婆高潮,叔叔的一声闷哼就让老婆到了。

我忽然有点吃醋或者受伤的感觉,当时没有什么表示,盖上被子睡觉了。被子搧动,空气里有股浓浓的淫乱气息,那是老婆小屄的骚味,还有我的精液味,也许还有叔叔的精液味混杂在一起。

第二天早上洗脸的时候偷偷问老婆,为什么听到叔叔闷哼声就高潮了?老婆说当时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叔叔的哼声,立刻觉得小屄里似乎被叔叔那个有着很大龟头的鸡巴给贯穿了。我听到一楞,一是很奇怪老婆竟然能说出这样出乎意料的淫荡话,还有就是老婆提到叔叔的龟头很大,她怎么会知道呢?

我一直以为我和叔叔都是遗传自爷爷的血脉,体形差不多,鸡巴也应该是一样的。我鸡巴的龟头不大,跟鸡巴杆一样粗,老婆却特意提到叔叔的大鸡巴头,难道叔叔给我老婆看过了他的鸡巴?会不会……叔叔趁我不在的时候,已经偷偷把老婆操了?

由于时间有限,没法跟老婆问清楚,上班也没有时间和机会找老婆问清楚,一天都头脑懵懵的,但一想到老婆可能已经给叔叔操了,鸡巴就很硬。我都很迷惑,难道我喜欢让老婆给叔叔操?要是以前,或者换了别人,我可能早就拿刀子杀出去了,可现在为什么反而觉得兴奋?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,觉得非找老婆问清楚不可。

好不容易到下班了,和老婆骑车回家,我把老婆带到一个僻静处要问老婆。表面上不动声色,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鸡巴硬得厉害,还好穿的大衣,看不出来。我把疑惑说出来,老婆的话让我如释重负,她说有一次早上老婆醒得早,那天有点热,看到叔叔把被子蹬了仰卧睡着,由于晨勃,鸡巴把短裤顶得老高。因为叔叔的短裤是人造棉的,很软地贴在鸡巴上,鸡巴的轮廓看得很清楚。老婆当时害羞没敢多看,但印象很深刻的是叔叔的鸡巴头子看起来应该很大。

我如释重负,轻轻把老婆揽在怀里,在老婆耳边轻声问:“馋叔叔的大鸡巴吗?想要的话,老公今天晚上就让你尝尝。”

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就说了这样的话。那时候虽然也在网上看到过换妻的事,也觉得挺刺激,但还没有想过拿自己老婆给人操。但我当时说出来之后觉得异样刺激,甚至有种眩晕的感觉,鸡巴硬硬的顶在老婆肚子上。老婆感受到了,打了我一下,说:“说什么呢?讨厌!”然后推开我往家走。

我不知道老婆是真生气还是假的,想到晚上,自己真会叫叔叔一起来干老婆么?叔叔能同意么?老婆呢?还是算了。我自己都不一定能接受,觉得不应该,就打退堂鼓了。

其实很多时候,暧昧关系就是一层窗户纸,就像处女膜一样,不捅破,大家都憋得难受;捅破了,大家都享受。

晚上回到家,叔叔还没有回来。由于叔叔的单位离我家更近一点,下班也比我们早,通常都是他早到家,今天却直到老婆做好饭才回来,表情也有点尴尬。其实我们也是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,早上上班匆忙,倒没有什么,晚上回家来,就不一样了,尤其看到叔叔穿着警服、戴着大盖帽,一脸正气的样子,怎么也和昨晚疯狂手淫和低吼的样子联系不起来。

其实这样的反差对老婆刺激更大,后来玩开了,老婆很喜欢叔叔穿着警服干她。一般都是先把老婆脱得精光,然后我抱住老婆腿弯坐在炕沿上,像把着她撒尿一样将打开的屄对着站在地上、穿着警服和戴着警帽的叔叔。

叔叔会一脸严肃的走过来,慢慢解开皮带,从前裆门掏出他那又黑又粗的大鸡巴,一手握住鸡巴,一手扒开老婆粉嫩的小屄,往往这时老婆的屄水就会源源不绝地流出来。叔叔通常都会命令老婆低头看自己的小屄即将被他操入的情形,叔叔会握住鸡巴用那个硕大的鸡巴头子濡研老婆的屄口,直到老婆的淫水打湿了他的整个龟头之后,才一点一点地操进去。

第二章

当天回到家,三叔比我们回来得晚很多,而且表情也有点尴尬,老婆更是害羞得不敢看三叔,好像两个真干过了似的,不就是昨天晚上大家分头Happy被对方听到了嘛!

我本来仍然不确定是不是要玩儿,看到这样情形,一种恶作剧的兴奋燃烧起来,决定促成好事,既让三叔不用憋得太辛苦,又可以让老婆尝尝她看到却没吃到的三叔的大鸡巴头子,我也乐得一起高兴,肥水没流外人田。

在饭桌上两个人话都不多,我来活跃气氛,不停地讲白天听到的奇闻轶事,看看两人活跃起来,话也多了,我开始讲些带色的笑话。叔叔开始暧昧地笑,老婆也笑着听,还用粉拳打我说不正经,我说:“我要太正经了,你能舒服么?呵呵……”三叔也跟着笑,老婆说:“不理你!”就去收拾碗筷了。

我和三叔坐在炕头上看电视,三叔在最里边,我在外边。等老婆忙活完了之后回来坐在炕沿上。我把她拉上炕,说:“脱鞋上炕吧,伺候我们叔侄两个,辛苦你了。”老婆听出话里有点不对,但又不好说什么,偷偷掐了我一下,我故意“哎呦”一声。

三叔说:“看你们小两口儿这么好,真让人羡慕。哪像我们这辈人,两口子就是搭伙过日子,没什么情趣。”

老婆说:“三叔,你也才比我们大几岁,我看你和三婶儿感情不是也挺好的么?”

“好啥,就是养活孩子,过日子。”三叔说完叹口气,不再说话,我们也没接着往下说。

三叔的情况我太了解了,当年他当兵复员回来,安排到乡上派出所上班,加上三叔本人长得结实精神,喜欢他的漂亮姑娘不少,但奶奶偏偏选了三婶子,唯一的优点是孝顺能干,长得我都觉得远远配不上三叔,这些年老得厉害,更不能看了,三叔看起来像刚三十,三婶子都像快四十了。不知道三叔在家里都怎么提起性趣来的?

三个人各怀心事,不再说话。他们俩专心看电视,我却琢磨著一会儿怎么弄才能让老婆给三叔干。这里面要说难度也是挺大的,首先老婆虽然被我开发得越来越喜欢性爱,但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,说服她给我三叔操就已经很难了。再加上三叔又是很传统的人,如果不是我,他到今天肯定都还是正人君子。

现在想想,我可真够坏的,不光把老婆带坏了,还把亲叔叔拉下水跟我们夫妻一起操屄玩儿。我当时恨不得电视剧早点演完好开始行动,好不容易熬到10点,我就说:“快点睡吧,我都困了。”

关了灯没多久,我就开始鼓捣老婆,老婆知道叔叔肯定醒著,直推我的手,到后来拗不过我,只好随我的便了,可是小屄里却一直是干的,估计她知道叔叔醒著,太放不开。我费了很大劲才把鸡巴操进去,老婆竟然不配合,很扫兴。

我换了个姿势,趴到老婆身上,从上面操,老婆屄水多了起来,却一直忍住叫。我紧一阵慢一阵地干了很长时间,老婆慢慢忍不住开始小声哼哼,三叔那边却没有像上次一样开始手淫,只是能听到他咽口水和沈重的呼吸声。

我觉得火候差不多了,就在老婆耳边小声说:“老婆,让三叔来操你吧?”老婆立即警醒,浑身一僵,狠狠地掐了我一下,小声说:“别……”

我开始一通猛干,想把老婆干到接近高潮意乱情迷的时候再问就成了。待到老婆又一次渐入佳境,叔叔那边也开始大开大阖的时候,我提高音量,用叔叔也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好老婆,让三叔来操你吧?你看他自个儿在那儿撸鸡巴,多辛苦。你不是想尝尝他大鸡巴头子的滋味儿么?”

结果这是一个昏招,老婆立刻停止了对我冲击的配合,三叔那边也嘎然无声了。我好像被泼了一头冷水,感觉自己真他妈的出力不讨好:‘我为了让你们两个快活,当然我自己也觉得刺激,但这两个家伙竟然不领情。’自己也觉得索然无味,又动了几下,还没射,就从老婆身上下来了。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。

半夜迷迷糊糊地感觉老婆起来上厕所,听见叔叔那边翻身,知道他还没有睡着。黑暗中感觉他坐了起来,似乎要出去也上厕所,我的心狂跳起来,心想这时候两个人在过道里碰面,是不是就会操起来?姿势我都想好了,肯定是老婆扶著墙,撅著屁股让三叔从后面操。或者老婆好奇心发作,就像当初勤奋好学地仔细研究我的男性生殖器官一样,蹲在叔叔鸡巴前面仔细研究他的龟头到底比我的大多少?

想来想去,觉得还是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,毕竟两个人都箭在弦上,又不好意思被我发现,肯定以最快的速度直奔主题。可是,我又错了,三叔坐在那儿,一会儿看看我(我装睡)、一会儿看看门,直到老婆推门,他竟然以闪电的速度躺下了。我都在心里怪他:‘这个孬种,想干侄儿媳妇,侄儿我都在鼓动替他铺路了,只需要他临门一脚的时候,他竟然退缩了,可惜!’

后来我又试过几次,都乘兴而来,扫兴而归。老婆假正经,三叔没胆量。正好,我需要带学生去省城参加一个比赛,周四中午去,在省城住一个晚上,周五比赛,晚上坐火车回来。我想这对三叔和老婆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我不在家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还是卧室,再加上这几天来我不停地挑逗,他们俩不操才怪呢!

早上上班之前就跟叔叔说了我去省城出差,明天晚上回来。趁老婆不注意,我还冲三叔眨了眨眼睛,然后指了指老婆。三叔没有任何反应,就竟然只是笑了笑,说路上小心点。

在去省城的车上我不停地想,今天肯定有戏了,心里有点微微的醋意,毕竟今天老婆的小屄将迎来老婆有生以来的第二根鸡巴,而且据老婆说还是鸡巴头子比我大的三叔的鸡巴。不知道老婆的小屄能不能受得了?别给操松了,我再操就不舒服了。要是三叔比我会操,把老婆操得更舒服,会不会老婆就此爱上叔叔的大鸡巴,不喜欢我的了?

那时脑子里都是这样患得患失的问题,有点后悔,想这下完了,我今天不能把学生丢这里,自己跑回去叫停然后在家看住他们俩。不管后果如何,都要发生了。后来又自己安慰自己,以老婆对我的感情,她不会放下我和孩子跟三叔私奔的;三叔也肯定不会离婚然后娶我的小X。(三叔平常叫我老婆小X,干她的时候就不这么叫了,呵呵!)

他们最多就是多操几次,这我本来就不反对,还极力促成呢!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。再说,我的鸡巴论长度、硬度、持久度都不错,老婆也一直很满意,所以在这方面还是有自信的,对老婆的感情,更有自信了。想好了,也就不担心了。一旦消除这些负面情绪,我发现立即又性欲高涨起来。带学生吃完晚饭安排好住宿,我就开始想,家里现在怎么样了?

7点多了,应该已经吃完饭了,开始操了吗?还是两个人先操屄,后吃饭?很可能是这样。到9点多,又想,现在应该至少操过一遍了吧?很想打电话回去问问进展,老婆满意不。可是还是没有打,因为怕如果两个人还没操,我一打电话让他们以为我在监督他们,不敢干了,就不好了,所以一直忍着。

到十点半,实在忍不住了,就想这会儿他们很可能正在干,我一定要打电话听听。走出宾馆,找了个僻静的地方,拿出手机。也许是那天太冷,也许是过于激动,我拨电话的手竟然是抖的。

家里电话接通了,是三叔的声音,我脱口而出:“操完了么?”

叔:“什么?”

我:“你操完小X了么?”

叔:“小崽子,说什么呢?”

我:“三叔,别不好意思呀!你应该也听到我,我操小X的时候不是说很多次了,让你操她么?她也想给你操啊!”(这句是我故意说的,当时老婆从来没有真正同意。)

叔:“你搞什么,我怎么能干这事儿?再说小X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我:“她早就同意了。你把电话给她,我跟她说。”

叔:“她不在家,下班时打电话让我自己出去吃,她去你们学校小L(老婆的闺秘)的宿舍住,晚上不回来了。肯定是她不同意。”

我:“好,我打电话让她回来给你操。”

叔:“算了吧,这样多不好。”

我:“你别管了,等我好消息。”

我立刻拨老婆手机,响了几下后传来老婆的声音。我因为担心小L在身边不好说话,先说了点平常的事,然后让老婆出去说话。我听到小L在旁边打趣说:“跟你老公现在还说悄悄话。”

老婆出来了,我问她为什么不回家?老婆说:“你出差了,家里就得我和三叔,怕别人说闲话。”

我一想也是,邻居都是一个学校的年轻老师,我出差他们有的也知道,传出去确实容易让人说闲话。自己精虫上脑,欠考虑了。就和老婆说,就这样吧,又把和叔叔通话的内容给老婆说了,并给她分析说:“从叔叔话里,明显看出叔叔已经动心了,你也别装了,这事儿明天就办,我回家就开操,明天咱们三个玩个痛快。”

老婆还想拒绝,我直接说:“就这么定了,按我说的做。”老婆不做声了,我就说:“回去睡吧,养好精神,明天要对付两门大炮呢!”老婆说声“讨厌,我不跟你说了”就挂了电话。

我一想叔叔这会儿肯定磨枪擦炮在家等著干小X呢!可能正激动着呢!我又打电话回家,刚响三叔就接了,估计也在等我的电话。叔叔拿起电话:“喂?”嗓音已经沙哑了,估计那边激动得不轻,我都觉得没把我老婆说回家给他操有点过意不去了。

我告诉了他我老婆的顾虑,他说:“对,要不就别做了,传出去不好。”我安慰他说:“我回来再做,没人知道。”

第二天回到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,到家里见两个人在看电视,都正襟危坐的,只是两个人脸都很红,不知道是因为期待还是刚才两个人做过什么;桌上给我留的饭菜,老婆说刚才热过了。我急三火四地吃饭,两个人还是一本正经的看电视。

我一边吃饭一边盯着他俩看,想从他们脸上看出他们到底先前做什么没有,把他俩看得很不自然,我才收回目光,心想不能让他们感受太有压力,否则一会儿就放不开了。

吃完饭,草草洗漱一下,刚9点多,离平常睡觉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,但我实在等不及了,估计他俩也和我一样。我就说:“这两天挺累的,早点睡吧!”老婆和三叔也没反对,铺好被褥、关了灯,脱衣服就躺下了。

我一刻也没有等,直接脱光自己,然后把老婆也扒光了。被子里还有点冷,老婆刚开始不让我脱她的内衣裤,说冷,估计更多是害羞,但还是被我扒光了。一抹老婆小屄,黏黏的(后来才知道我回来前三叔抠过她小屄,弄出很多水,这时候半干了)。

我翻身趴到老婆身上,用龟头顶老婆的小屄,慢慢地水出来了,我只把龟头操进去一半,就问老婆:“想不想要三叔的大龟头?”老婆不说话,只是抖。我知道已经可以了,就抽出鸡巴,翻身到老婆的另一边,把我们的被子和三叔的连通,将老婆往三叔被窝里推,老婆稍微反抗一下,三叔伸手过来,身体往中间一靠,三人就大被同眠了。

我玩老婆乳房,感觉三叔的手在另一边乳房上稍作停顿,就直奔老婆下面去了。老婆先是一抖,然后忍不住哼了出来,我猜叔叔的手指已经伸到小屄里边去了,我伸手下去打探,果然发现三叔的右手中指已经有一半没入老婆的小屄。

我于是抓住老婆右手送到三叔胯下,发现三叔的鸡巴硬得跟钢炮似的,就把老婆的手放在上面了。回来在老婆耳边问:“三叔鸡巴大么?”老婆没说话,只是含混地很低的“嗯”了一下。

我就又问:“想让三叔操么?”老婆这次不说话,只是用左手使劲握了一下我的鸡巴。

我伸手摸摸老婆的小屄,三叔已经伸进去两根手指了,屄水已经淌得到处都是。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,就又往三叔怀里推老婆,可是老婆毕竟害羞,竟转过身来面向我,钻到我怀里。

我灵机一动,右手搂住老婆的头跟她舌吻,左手把她的屁股往三叔怀里推,三叔立即心领神会,抱住老婆屁股,从后边顶了过来。老婆先是一僵,然后离开我的唇,仰起头,如泣如诉长长地“啊”了一声,我知道,三叔的鸡巴终于操进我老婆的小屄里去了。第三章

老婆仰著头停在那里,好像在仔细品味老公以外另一个男人的阳具所带来的不同感觉。三叔也没有动,估计也是沈浸在终于操入侄媳妇温热滑嫩的小屄的巨大快感。过了好几秒钟,三叔才开始前后抽送,老婆的头也重新回到我面前的枕头上,张开嘴任由我把舌头伸进去湿吻。

我一边用舌头挑动老婆的舌尖和上颚,一边留意着他们交媾的动作。老婆把屁股往后边翘,显然是想让三叔操得更深一点;三叔却似乎在进行九浅一深的动作,并不是每次都深插到底,吊得老婆一直往后翘屁股,直到三叔给她一下深的才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。

三叔似乎很老道,不急不慢干了五、六分钟,才把老婆放平,翻身到老婆身上,从正面插进去,分三次逐步把鸡巴插到底,然后屁股画圈,用鸡巴杆一圈一圈地搅老婆的小屄。这招我以前没有用过,估计老婆也觉得新鲜,很受用。

我借助窗帘外边透过来微弱的月光,竟看到老婆伸手主动搂住三叔宽厚的脊背,小嘴张开狂乱地接受三叔的嘴唇和舌头的蹂躏。三叔又开始抽动,变成三浅一深,似乎他猜到老婆喜欢被更频繁地深插。

果然,没有几分钟,老婆就开始断断续续短促地呻吟,我知道这是老婆高潮的前兆。这时候我都是加快速度,一举把老婆送上顶峰,可三叔好像只是稍微的快了一点,没有达到老婆需要的频率和幅度,有时还要停一下。我看得着急,鸡巴早已经等不及深入那个原本只属于我、现在却被三叔享用的腔肉了。

照我叔这速度,不知要操到什么时候,三叔把老婆上下两个洞都占著,我的鸡巴急吼吼的没地方插,再说这样子不紧不慢的,老婆也很难达到顶点。于是我说:“叔,小X快到了,你要快、要深,她才能高潮。”

三叔听了果然加快了速度和幅度,老婆也终于发出高而紧密的“嗯”声,三叔这时候却说:“我不行了,射哪里?”

我兴奋得眩晕,说:“老婆,让叔射你小屄里好不?”老婆也被我叔操昏了头,含含糊糊地发出介于“嗯”和“好”之间的声音。然后就看见我叔紧紧地抱住我老婆,屁股使劲往下顶,嘴里叫了出来:“小肉,我操你啊……”

三叔射完了,恋恋不舍地从老婆身上下来,老婆还兀自在那儿抖个不停。我翻身上马,提枪对准老婆的小屄,没有用手扶著,竟然准确无误地对准了地方,鸡巴一边往里操,一边想感受刚被三叔操过的老婆小屄有什么不同。

极度兴奋的鸡巴似乎各处触觉都十分灵敏,三叔的精液沿着我鸡巴的两边被挤了出来,顺着我的睾丸和老婆的屁股大腿往下流。第一次经历这种感觉,并不是多舒服,但觉得非常刺激。

老婆的小屄好像松了,没有我以前刚操进去时的紧握感,反而更加顺滑、更加柔软。我一直操到底,又全部拔出来,重新操入,仔细感受老婆小屄的变化,却不知道三叔的鸡巴到底操进去多深。

于是我一边操,一边在老婆耳边问:“刚才三叔操得好不?”

老婆:“好。”

我:“怎么个好法?”

老婆:“涨。”

我估计老婆的意思大概是说三叔的龟头大,或者鸡巴比我的更粗,心里有点吃醋,就又问:“三叔操得比我好么?”

老婆:“都好。”

我老婆很聪明,估计明白了我的心思,就又说了句:“老公,我爱你,你让我给三叔我就给,你不让,我就不给。”

我看老婆如此乖巧,心里也是发疯似地爱她,说:“三叔把你操得舒服,老公也高兴。以后还给他操好不好?我和三叔一起操你,就像今天这样。”说著使劲往老婆小屄里狠操,老婆立刻又舒服地享受起来。

三叔在一边似乎还在回味,或者有其它想法,只是侧躺着看着我们,没有再来参与。我于是一个人享受老婆,一阵紧一阵慢地大干起来,由于太兴奋了,估计没有五分钟就射了。

看着老婆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,我觉得很惭愧,平时大多数时候都能把老婆操出高潮才射,今天却没做到,被叔叔比下去了。从老婆身上下来,心想觉得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。

第四章

我翻身下来,平躺着,心里多少有点过于兴奋后的失落,想着心事,什么都不想做,连老婆那边的善后都没有管。感觉老婆摸索著找到内裤穿上,老婆还想穿秋衣秋裤,我没让。

过不多一会儿,听到被子里又有动静,先没管。再过了一会儿,听到三叔把老婆奶头品咂得直响,然后老婆又开始断断续续地哼唧,知道两人又有好戏了,便转身凑过去,仔细看三叔怎么玩我老婆。

三叔上身半压在老婆身上,把老婆的两个乳头轮流含在嘴里品咂,一只手在下边内裤里鼓捣老婆的小屄,那里由于有我和三叔两人射进去的精液,这会儿正慢慢流出来,所以会时不时听到“呱唧、呱唧”的水声。我借着朦胧的月光,半看半猜三叔玩儿我老婆的动作,鸡巴立即硬了起来,他们两人好像沈醉其中,我不想去打扰,就自己撸著鸡巴看他们玩儿。

过了一会儿,看叔叔屁股上下运动,想是他的粗鸡巴也在老婆右手里享受安慰呢!又见他起身,想骑到老婆身上,老婆却轻声说:“别∼∼”我还以为老婆小屄被我俩给操肿了,不敢再给干了呢,却听老婆接着说:“那里都是你们的东西,凉了黏黏的,不舒服,我要去洗洗。”

原来老婆是要把小屄洗干净给三叔操,听得我更兴奋。她想推开三叔,要起来去卧室外的过道弄水洗小屄,三叔把她摁躺下,说:“我给你弄水来。”说著起身披了件上衣下地去过道里弄水去了。

由于三叔没穿内裤,他起身的时候我留意了一下他的鸡巴,月光不明亮,看不太清,但睾丸和挺立的鸡巴黑黝黝的一大堆,一走还甩来荡去的,有点壮观,难怪把我老婆操得很爽。我搂过老婆,一边吻老婆的小嘴,一边摸她的小屄,果然水汤汤的,还有点黏。

我想逗逗老婆,就说:“看三叔多体贴你,怕你冷,出去给你端水。一会儿洗好了好好伺候三叔,让他操爽点。”老婆掐我的胳膊,说:“都是你坏,把人家良家妇女弄成这样。”我笑。

三叔端水进来,听到我笑,就问我:“说什么呢?”我就说:“小X说你把她操得很舒服。”三叔也嘿嘿地笑,老婆打我,说:“胡说!”

我转头问我叔:“怎么样?小X操起来不错吧?”我叔只是说好,真好。我其实想他说点粗话刺激刺激我老婆,可惜三叔刚开始放不开。后来玩多了,发现他操我老婆的时候也是非常爱说粗话。

老婆看三叔把水端来了,就起身披了件毛衣下炕,有点犹豫地在三叔面前把内裤脱了,蹲在水盆上边开始撩水冲洗小屄。三叔倒也没有上炕的意思,反而蹲下来看老婆洗。我看月光太暗,起身把灯拉开,老婆惊叫了一声,一手忙捂脸,一手在乳房和小屄之间不知道该捂哪个好,嘴里让我快关灯,说晃眼。

我知道她是害羞,就说:“不用不好意思,三叔都操过了,看看怕啥?”三叔就肆无忌惮地憨笑着继续盯住老婆的乳房和下体看。

老婆不知所措,竟然忘了继续洗小屄,我就让三叔给她洗,三叔也不客气,直接伸手到老婆屄下开始一边洗一边玩我老婆的小屄,并把手指伸到里头深度清洗。

我又打趣说:“用手洗不到最里头,换家什儿。”他们都明白我的意思,三叔笑着站起来,鸡巴挺得老高,老婆瞪我一眼,就说:“你最坏!”

三叔拉起老婆,想用他的大粗鸡巴给老婆小屄深度清洁,老婆却说:“你们俩都得洗洗。”我于是也披了一件衣服下炕,故意摇晃着鸡巴等老婆给我洗。老婆端起水盆不知道先洗哪一根鸡巴,我于是双手接过盆放在我和三叔鸡巴下面,让老婆一手一个鸡巴一起洗。

老婆先拿起我的鸡巴,犹豫一下,另一手拿起三叔的鸡巴,一边撩水洗了一下。我借机比较了一下我和三叔的鸡巴,三叔的鸡巴杆比我的稍微粗一点,但龟头要大上一大圈,长度还是我的更长一点。后来有一次暑假在家白天玩的时候,老婆给我们量过,我的15公分,三叔的13•5公分,但他的龟头大,没勃起的时候就和我勃起时差不多。

常看网上有人写18公分甚至20公分,我觉得一般人来说不大可能,我们把自己拍的录像放在电脑里看,我和三叔的鸡巴并不比那些亚洲A片里的男优逊色。

由于看到三叔的鸡巴头子很大,估计操进去的时候老婆感觉一定很强烈,就想试试把老婆眼睛蒙上,我和三叔轮流操,看老婆能不能猜出是谁在操她。我一说,他俩都配合。为了减少身体其它地方的接触,我让老婆扶著炕沿,撅起屁股让我和三叔从后边来,除了鸡巴尽量减少身体不必要的接触,并且说好每次都操到底,操十下再让老婆猜。

我先操的,十下过后老婆准确地猜出是我。我拔出鸡巴,三叔握著鸡巴刚要上,我悄悄地制止了他,我又操进去,十下过后,老婆稍微犹豫一下之后才说还是我。估计她最初以为应该是三叔了,但感觉不像,她知道我这个人经常虚虚实实地耍些把戏,所以猜出还是我。

我在她屁股上亲了一下,说:“老婆猜对了,加十分。”就借机又操了她十下。

三叔在旁边握著鸡巴,凑得很近,我猜他想说这十分应该他给加,就让位置给三叔。三叔握著鸡巴上,对准老婆的小屄顶上去,我在旁边呆呆的看着,三叔的大鸡巴头子到底不一般,看着那么大的体积,再看看老婆粉嫩紧窄的屄口,我真怕它把老婆的小屄给撑坏了。

他用手扒开小阴唇,慢慢地把龟头一点一点的顶进去,屄肉都给带进去了,他进一寸退半寸,直到整根鸡巴全操进去。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另一个男人勃起的大鸡巴,而且就在我的眼前操进我老婆粉嫩的小屄,实在是太震撼了。

三叔还没操够十下,老婆就说是三叔,然后说:“老公,我冷。”我和三叔也冷,但性兴奋得忘了冷了。

三叔抽出鸡巴,我俩七手八脚地把老婆抱上炕,放进温暖的被窝。看三叔还没操完那十下,就让三叔先操,但我的鸡巴也不能没地方插,就把老婆的头放在我肚子上让她给我口交。

三叔侧躺在老婆身后,右手从前边伸到老婆两腿之间扒开小屄,鸡巴从后面操进去动起来。我仰躺着,舒服地享受老婆的口舌服务。三叔又开始九浅一深逐渐到三浅一深的干我老婆,刚开始老婆还能好好服侍我的鸡巴,慢慢地,三叔越干越快,幅度也越来越大,老婆叼着我鸡巴的嘴也开始不受控制,有时被拽离我的鸡巴,有时又被狠狠地顶过来,差点捅到老婆嗓子里,老婆便不敢一心二用,只能专心应付三叔的鸡巴了。

一直操到三叔射精,我们都没有换过姿势,因为这个姿势我们三人都可以享受,只是后来老婆就顾不上我的鸡巴了。这次三叔大概弄了十多分钟就射了,换我上,我让老婆转过身,把老婆的嘴推到三叔那沾满精液和淫水、已经半软了的鸡巴上,老婆迟疑一下,但还是把三叔的鸡巴吸进嘴里。

我回来把鸡巴从后边顶进老婆小屄,老婆顺从地翘起屁股,好让我的鸡巴能够全根尽没。三叔的精液又被我源源不断地挤出来,心里逐渐适应,不再排斥,反而觉得老婆的小屄在三叔精液的滋润下变得更加顺滑,我每操一下都发出夸张的“咕唧,咕唧”响声,异常淫靡。

我开始缓慢但坚定地一直插到底,但不敢太快,因为一般来说,背后位刚开始的时候如果我进得太快太猛,往往会戳痛老婆。每次慢慢操到底,让她阴道里边慢慢适应之后就可以逐渐加快了。

这次我表现很好,毕竟年轻体力好,本钱也长些,所以深入浅出的时候,我觉得比三叔还勇猛一些,一直把老婆弄上顶峰,如泣如诉地呻吟,全身筛糠似的抖了起来,我才猛干几十下,射了出来。

由于这次自己感觉不错,并不觉得疲倦,就坐起来找我的内裤给老婆擦屄,然后让三叔关灯睡觉了。其实我疏忽了三叔那边,因为老婆刚才给他吸鸡巴的时候,他已经又硬了,但我说关灯睡觉,他也没好意思说什么。

可是我刚睡着没多久就被身边的异动给吵醒了,睁开眼,看见三叔趴在老婆身上正操得起劲,我都佩服他,三十多的人了,精神还这么好。估计第一次放开了操侄媳妇,而且是在侄子身边、侄子的被窝里操侄媳妇,对他的刺激也是很大的。

我很想再看看三叔的鸡巴操我老婆小屄的样子,但又不想开灯影响他们,就摸黑去电视柜的抽屉里找到手电筒,然后钻到被子里他们交媾处的下方打开手电筒,三叔估计知道我的想法,就把老婆和他的腿都叉开,给我足够的空间去看。

近距离在被窝里用手电照着看,那画面非常刺激,老婆的小屄在手电光下显得更加娇艳诱人,而三叔的鸡巴却显得粗黑而霸道,把老婆的小屄操得一翻一翻的,每次抽出来,大龟头都把老婆屄里的白浆刮出来不少;捅进去的时候,就被老婆的小阴唇挡住积在三叔的鸡巴上,然后沿着鸡巴根、睾丸和老婆屄的边上流下来,再流过老婆的屁股,落在褥子上,打湿了一片。

看得我火起,把三叔拽下来我操进去,三叔也接过手电筒学我的样子看。我觉得被看也很刺激,故意表现得很勇猛,拔出鸡巴直到龟头,稍作停顿,然后再深深操进去,仿佛是在表演。

这一次我和三叔都没有客气,谁看得受不了了就把正在操的人拉下来。我们乐此不疲,只是苦了老婆,我们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换各种姿势,把老婆干得高潮连连,直到她哀求我们不能再操了才再次先后射在她的小屄里,终于筋疲力尽地一边一个搂住老婆睡觉了。第五章

第二天是星期六,按计划我们去我老丈人家看孩子,三叔回老家。由于不赶时间,加上前一晚上太累,我睡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,看看手机已经十点多了。扭头看看两边都没有人,仔细听听发现厨房过道好像有些奇怪的混杂的声音,穿上衣服起身去撒尿。

刚推开卧室门,就看见老婆手里拿着锅铲好像在做菜,锅里正炖什么,但重点是老婆的裤子褪到大腿上,坐在三叔的身上,三叔裤子更是褪到小腿,坐在一把椅子上,双手正捧著老婆的屁股,不用说也知道两人在干啥。

看我出来,两人停止了动作,老婆惶恐地看着我,三叔虽然镇静些,但也有些不自然,好像偷情被我抓个正著。

我心里有点不舒服,虽然我早就鼓动两人操屄,但他俩故意避开我,趁我睡觉偷偷跑到厨房来操屄还是让我有点不高兴。但转念一想,我出差的时候就授意他们操了,倒不能怪他们什么,就笑笑让他们继续。

三叔于是捧著老婆的屁股上下移动,用我老婆的小屄套弄他的鸡巴,老婆屄里流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鸡巴流在阴毛上,搞得一绺一绺的,看来两人操了有一会儿了。

我尿急,直接去撒尿。完后抖抖鸡巴头上的尿,直接走过去顶到老婆嘴里,老婆唆了一口,嗔道:“刚撒完尿,也不洗洗就叫人给你吃,还有尿味儿呢!”

我一边重新捅进老婆嘴里,一边说:“谁让你个小骚货,大清早趁我没醒就偷偷跑出来让三叔操。”

老婆又拿出我的鸡巴,说:“不是,人家正炒菜,是三叔他……”

三叔一边继续上下挪动着老婆的屁股爽他的鸡巴,一边说:“是我,是我。我出来撒尿,看小X撅著屁股炒菜,那小屁股扭扭的挺诱人的,弄得我撒完尿的鸡巴硬得更厉害,就想给她来几下子,结果她说要炒菜,我就搬了个椅子过来,这样两不耽误。”

我说:“小骚屄,明明是你扭屁股勾引三叔来操你,还不承认。叔,使劲操她,看她承不承认!”

三叔闻言屁股带动鸡巴往上猛顶,同时双手抱住老婆的屁股使劲儿往下按,下下尽根,嘴里低声在我老婆耳边说:“我操你小骚肉,就是你扭著小屁股勾引我,再不承认我操死你!说你是骚货,说。我操!”

我也把鸡巴前半截快速地在老婆嘴里进出,老婆被我俩操得失了神,身体后仰完全瘫在三叔怀里,锅铲也拿不住掉在地上。

我捧著老婆的头不停干她小嘴儿,老婆挣扎着脱离我的鸡巴,开始求饶说:“老公,三叔,你俩轻点儿啊!把我操死了,还哪有这么好的小屄给你俩操?”

我说:“你是不是骚货?”

老婆:“是,老公,我是。”

我:“是什么?”

老婆:“是骚货。”

三叔:“说你是专门给我们叔侄俩操的骚货。”

老婆:“是,我是……”

三叔:“是什么?说全了。”

老婆:“是专门给三叔和老公操的骚货。”

三叔:“我们俩操得你爽不?”

老婆:“爽!嗯,爽……”

我:“谁操得更爽?”

老婆:“都爽,不一样的爽。”

我:“怎么不一样?”

老婆:“三叔的龟头大,刮得舒服,啊……老公,啊……老公的长,可以顶到最里边……”

三叔:“我的顶不到最里边?我操死你!”说著故意使劲往里顶。

老婆:“能,这会儿顶到了,啊……”

我:“这会儿想不想要操得更深的?”

老婆:“要……”

我把老婆从三叔的鸡巴上拽起来,把鸡巴从后边干进小屄,然后把老婆头按低,让她含住三叔的大鸡巴头子。三叔双手捧住老婆的头一上一下地让老婆给他口交,我则在后边专心操老婆小屄,小屄里滚烫的、软软的,插进去无比舒畅。

我又问:“为什么大早上勾引三叔?昨天晚上还没操够?”

老婆:“没有。”

我一听,昨晚上那么操还没够,就给老婆来了一下狠的,顶得老婆整个脸贴到三叔的阴囊上,嘴里被三叔的鸡巴捅到嗓子眼,呛了一下。

老婆赶紧吐出三叔的鸡巴,说:“老公,轻点,这样会把人家弄坏的……”

我:“这么骚,昨天晚上我和三叔轮流操你那么多次,还不够?”下边的进攻没有停,老婆的小嘴儿又被三叔按回到他的鸡巴上。

老婆:“唔……不是呀!我看到三叔过来,那里好像顶起来,人家想起昨天晚上他刮人家里面,就痒,人家就是动了动,想别那么痒。是三叔误会嘛!”

三叔:“误会?痒了,动动,那不就是想让我操么?还不承认!过来,我再给你刮刮小屄止痒。”

我把鸡巴拔出来,老婆把裤子脱了,面对面跨坐在三叔腿上。我抱着老婆的屁股,三叔用手扶着他的粗鸡巴对准老婆的小屄,我弯腰看着三叔的鸡巴顶到屄口,手里慢慢往下放,一边注视著三叔的鸡巴全根消失在老婆的小屄里,只有阴囊鼓鼓地挂在外面。

三叔双手接收了老婆的屁股,我则把老婆的头扭向我,把鸡巴重新伸到她嘴里干了起来。

这个姿势干了一会儿,老婆又挣脱我的鸡巴说:“老公,锅里快没汤了。”我扭头一看,还真是,赶紧把锅端开,把炉子封上。心想,真是个好媳妇,两头应付我和三叔,还有精力管锅里。

弄完了炉子,回过头来看,三叔把鸡巴捅到底,正双手抱着老婆的屁股前后挪。老婆仰著头,张著嘴“呼呼”地直喘气,估计下边小屄里被三叔的大鸡巴搅得厉害,阴蒂磨著三叔的耻部,刺激应该很强烈。

这招儿看来不错,三叔还真是会玩儿。又学了一招儿,难怪说三人行必有我师,呵呵,还真可以互相学习。

老婆张著的小嘴红红的,很诱人,我想凑上去亲几口,却想到我刚操过她那里,还有我的鸡巴味儿,就没亲。心里想恶作剧,就一有扶著老婆的头,一手扶著三叔的头,把他俩的嘴凑到一块儿,他俩正在兴头上,想都没想,直接就疯狂地吻在一起。

我看着想笑,可看他俩那痴迷的样子又有点吃醋。低头看到老婆光着腿红红的,不知道是性兴奋还是冻的,怕她冻坏了,想让他俩进卧室被窝里接着操,又觉得三人在狭小的厨房里操屄别有一番情趣,就用手给老婆上下抚摸给老婆暖暖腿。老婆感激地朝我妩媚一笑,然后从三叔身上挣扎着下来,撅过屁股给我操,低头给三叔口交。

我操了几下,问老婆冷不冷。老婆说有点,我就和三叔一边擡一条腿,把老婆抱进卧室,放在被子里,然后七手八脚把老婆扒个精光,我自己也脱光钻进被子里,擡起老婆的一条腿,剪刀式操进去。

三叔脱了裤子,但还穿着球衣和内裤,坐在老婆头边上,右手掀起被子看我俩交合,左手玩老婆乳房。我问三叔怎么不脱光,他说他早晨先操了小X好一会儿了,这会儿专门让我享受一下,他等会儿再来。

我说:“没事儿,让小X给你吃鸡巴吧!”三叔说好,但要让我老婆亲自给他脱内裤。老婆看着三叔内裤里顶得老高的大鸡巴,害羞说不行,我说:“还装什么贞节烈女,上上下下都让三叔操过了,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老婆就羞眉搭眼地给三叔脱内裤,三叔配合地擡起屁股,直到内裤的松紧带被拉到三叔鸡巴头子下边,鸡巴腾地一下弹起来,老婆赶紧把脸扭开不看,手上继续往下拉三叔的内裤。

我看老婆那娇羞的样子十分可爱,鸡巴更硬了几分,在她小屄里不停运动。用手把老婆的脸转向三叔的胯间,让老婆近距离地看这根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操了她小屄无数次、带给她不同新鲜感受的大头儿鸡巴。

老婆看了看,小屄一紧一紧地夹我的鸡巴,我知道她更动情了,就把老婆头往三叔鸡巴上按,老婆就开始像舔棒棒糖一样舔三叔的鸡巴,然后把龟头含在嘴里进进出出。

我一边操老婆,一边看她给三叔口交,光天化日的,视觉刺激和鸡巴上的触觉刺激都很强烈,猛干起来,在老婆妖娆的呻吟声中达到顶点,一个猛顶,射在老婆小屄的最深处。

三叔看我射了,迅速脱去球衣,趴到老婆身上,扶著鸡巴操进去,慢慢地把我的精液挤出来,快快慢慢地干起来,交媾的地方发出夸张的“咕唧、咕唧”声音。三叔也没有改变姿势,加快了速度,在老婆咬着手指故意压低的高潮的呻吟声中也射了出来。

三叔抱着老婆,很久没有下来,两人不停地喘气,我掀开被子,想看看老婆被压坏了没有,三叔翻身,半软的鸡巴拽著那个依然很大的龟头从老婆小屄里抽出来,白色的精液随即缓缓地开始从老婆小屄里往外流,不知道多少是我的,多少是三叔的,反正都混在一起了。

第一章

在这个网上看了很多朋友的真实故事,一直想把我们的故事也写出来跟大家分享。但老婆给自家叔叔操(我亲三叔),说出来总有些犹豫,担心被人骂,不过想想不交待太过具体,应该没事。想想至今我叔叔已经操了我老婆三年多了,家里外面都没人知道,应该是安全的。

言归正传,先介绍一下我们的情况。我们今年都是30岁,我和老婆是同学也是同一个县里的,但上大学之前不认识,上大学时候认老乡才开始接触的。刚开始我觉得老婆长得一般,看久了觉得越看越好看,尤其老婆虽然苗条,但骨架小,柔嫩,整个人感觉珠圆玉润的,特别能勾起男人的欲望,总想把她压在身下使劲蹂躏。我们从大一下学期开始恋爱,大二一开学第一天我就半强迫地把她操了。这些以后再另开帖子说,先说她和我三叔的事。

事情从三年多前我叔叔调动工作来我们工作的县级市开始。我们毕业后分回了我们县,在两个中学工作,工作第一年我们就结婚了。由于我工作的中学是重点中学,待遇好些,后来我找了些关系把老婆调到我们同一个中学。

由于是双职工,赶上学校最后一批分房,分到一套平房。先交待一下房子,因为这是促成我们夫妻和三叔淫乱的重要原因。这是一个老式的平房,只有两间卧室,中间是一个过道分开,过道里边是厨房,这样的布局是东北80年代房子很常见的。由于我们平时工作很忙,孩子给她姥姥带(农村,但条件不错),我们每个星期回去看一次。

三年多前,我叔叔调到我们县城的公安局工作,他以前当兵,复员后在老家乡上当警察,在那里干了很多年才调到县里。由于他是我亲叔叔,婶婶和表弟在乡下没有过来,叔叔就住我家。虽然有两个卧室,但另一个卧室已经当杂物间堆满了东西,没法住人,叔叔就和我们在一个炕上睡。

因为东北历来住房条件不宽裕,也是为了冬季取暖,一大家人睡一炕的在早些年很常见。不过这可苦了我们小两口,那时候老婆刚生完小孩半年多,小孩送到姥姥家,老婆也戴环了。正是我和老婆可以不用戴套尽情操屄的时候,双方性趣都很高,可是叔叔睡在一个炕上,总是不方便。

刚开始几个星期都是熬著,白天上班没法儿出来,下班回家叔叔也回来了,只有等叔叔回乡下家里的时候才能干个尽兴。后来熬不住了,趁叔叔睡着了偷偷褪下老婆的裤衩,从后面慢慢顶进去。刚开始老婆还不从,怕叔叔听见,后来次数多了,也就让我干进去了。

叔叔是睡炕头,我第二,老婆第三。刚开始和老婆还是各自一个被窝,趁半夜偷偷钻进老婆被窝,一开始觉得不尽兴,慢慢地也有种类似偷情的刺激,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了,老婆也越来越配合,最初开始老婆都是忍住叫,慢慢地控制不住就会哼出来。

有一次干完老婆,我们安静下来,却听见叔叔那边呼吸沈重,被子里有淅淅簌簌的声音,我立刻明白过来叔叔也醒了,正忍不住在撸自个儿鸡巴呢!老婆也听到了,暗中捏了我的手一下。我忽然觉得很刺激,刚射精的鸡巴立刻又硬了,不顾老婆推我,翻身趴到老婆身上大刀阔斧地操进去,疯狂地干了起来。

我的一通狂干把老婆也弄得没法再矜持,像哭似的哼哼了出来,我也放肆地“哼哧、哼哧”喘气,嫌热把被子也掀了,一下没控制住,又射了。等我趴在老婆身上,我和老婆都安静下来,却听到叔叔一声闷哼,我立刻感觉老婆的阴道一下一下地收缩,箍紧我已经半软的鸡巴,我知道老婆高潮了。我忙活了两次都没有让老婆高潮,叔叔的一声闷哼就让老婆到了。

我忽然有点吃醋或者受伤的感觉,当时没有什么表示,盖上被子睡觉了。被子搧动,空气里有股浓浓的淫乱气息,那是老婆小屄的骚味,还有我的精液味,也许还有叔叔的精液味混杂在一起。

第二天早上洗脸的时候偷偷问老婆,为什么听到叔叔闷哼声就高潮了?老婆说当时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叔叔的哼声,立刻觉得小屄里似乎被叔叔那个有着很大龟头的鸡巴给贯穿了。我听到一楞,一是很奇怪老婆竟然能说出这样出乎意料的淫荡话,还有就是老婆提到叔叔的龟头很大,她怎么会知道呢?

我一直以为我和叔叔都是遗传自爷爷的血脉,体形差不多,鸡巴也应该是一样的。我鸡巴的龟头不大,跟鸡巴杆一样粗,老婆却特意提到叔叔的大鸡巴头,难道叔叔给我老婆看过了他的鸡巴?会不会……叔叔趁我不在的时候,已经偷偷把老婆操了?

由于时间有限,没法跟老婆问清楚,上班也没有时间和机会找老婆问清楚,一天都头脑懵懵的,但一想到老婆可能已经给叔叔操了,鸡巴就很硬。我都很迷惑,难道我喜欢让老婆给叔叔操?要是以前,或者换了别人,我可能早就拿刀子杀出去了,可现在为什么反而觉得兴奋?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,觉得非找老婆问清楚不可。

好不容易到下班了,和老婆骑车回家,我把老婆带到一个僻静处要问老婆。表面上不动声色,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鸡巴硬得厉害,还好穿的大衣,看不出来。我把疑惑说出来,老婆的话让我如释重负,她说有一次早上老婆醒得早,那天有点热,看到叔叔把被子蹬了仰卧睡着,由于晨勃,鸡巴把短裤顶得老高。因为叔叔的短裤是人造棉的,很软地贴在鸡巴上,鸡巴的轮廓看得很清楚。老婆当时害羞没敢多看,但印象很深刻的是叔叔的鸡巴头子看起来应该很大。

我如释重负,轻轻把老婆揽在怀里,在老婆耳边轻声问:“馋叔叔的大鸡巴吗?想要的话,老公今天晚上就让你尝尝。”

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就说了这样的话。那时候虽然也在网上看到过换妻的事,也觉得挺刺激,但还没有想过拿自己老婆给人操。但我当时说出来之后觉得异样刺激,甚至有种眩晕的感觉,鸡巴硬硬的顶在老婆肚子上。老婆感受到了,打了我一下,说:“说什么呢?讨厌!”然后推开我往家走。

我不知道老婆是真生气还是假的,想到晚上,自己真会叫叔叔一起来干老婆么?叔叔能同意么?老婆呢?还是算了。我自己都不一定能接受,觉得不应该,就打退堂鼓了。

其实很多时候,暧昧关系就是一层窗户纸,就像处女膜一样,不捅破,大家都憋得难受;捅破了,大家都享受。

晚上回到家,叔叔还没有回来。由于叔叔的单位离我家更近一点,下班也比我们早,通常都是他早到家,今天却直到老婆做好饭才回来,表情也有点尴尬。其实我们也是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,早上上班匆忙,倒没有什么,晚上回家来,就不一样了,尤其看到叔叔穿着警服、戴着大盖帽,一脸正气的样子,怎么也和昨晚疯狂手淫和低吼的样子联系不起来。

其实这样的反差对老婆刺激更大,后来玩开了,老婆很喜欢叔叔穿着警服干她。一般都是先把老婆脱得精光,然后我抱住老婆腿弯坐在炕沿上,像把着她撒尿一样将打开的屄对着站在地上、穿着警服和戴着警帽的叔叔。

叔叔会一脸严肃的走过来,慢慢解开皮带,从前裆门掏出他那又黑又粗的大鸡巴,一手握住鸡巴,一手扒开老婆粉嫩的小屄,往往这时老婆的屄水就会源源不绝地流出来。叔叔通常都会命令老婆低头看自己的小屄即将被他操入的情形,叔叔会握住鸡巴用那个硕大的鸡巴头子濡研老婆的屄口,直到老婆的淫水打湿了他的整个龟头之后,才一点一点地操进去。

第二章

当天回到家,三叔比我们回来得晚很多,而且表情也有点尴尬,老婆更是害羞得不敢看三叔,好像两个真干过了似的,不就是昨天晚上大家分头Happy被对方听到了嘛!

我本来仍然不确定是不是要玩儿,看到这样情形,一种恶作剧的兴奋燃烧起来,决定促成好事,既让三叔不用憋得太辛苦,又可以让老婆尝尝她看到却没吃到的三叔的大鸡巴头子,我也乐得一起高兴,肥水没流外人田。

在饭桌上两个人话都不多,我来活跃气氛,不停地讲白天听到的奇闻轶事,看看两人活跃起来,话也多了,我开始讲些带色的笑话。叔叔开始暧昧地笑,老婆也笑着听,还用粉拳打我说不正经,我说:“我要太正经了,你能舒服么?呵呵……”三叔也跟着笑,老婆说:“不理你!”就去收拾碗筷了。

我和三叔坐在炕头上看电视,三叔在最里边,我在外边。等老婆忙活完了之后回来坐在炕沿上。我把她拉上炕,说:“脱鞋上炕吧,伺候我们叔侄两个,辛苦你了。”老婆听出话里有点不对,但又不好说什么,偷偷掐了我一下,我故意“哎呦”一声。

三叔说:“看你们小两口儿这么好,真让人羡慕。哪像我们这辈人,两口子就是搭伙过日子,没什么情趣。”

老婆说:“三叔,你也才比我们大几岁,我看你和三婶儿感情不是也挺好的么?”

“好啥,就是养活孩子,过日子。”三叔说完叹口气,不再说话,我们也没接着往下说。

三叔的情况我太了解了,当年他当兵复员回来,安排到乡上派出所上班,加上三叔本人长得结实精神,喜欢他的漂亮姑娘不少,但奶奶偏偏选了三婶子,唯一的优点是孝顺能干,长得我都觉得远远配不上三叔,这些年老得厉害,更不能看了,三叔看起来像刚三十,三婶子都像快四十了。不知道三叔在家里都怎么提起性趣来的?

三个人各怀心事,不再说话。他们俩专心看电视,我却琢磨著一会儿怎么弄才能让老婆给三叔干。这里面要说难度也是挺大的,首先老婆虽然被我开发得越来越喜欢性爱,但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,说服她给我三叔操就已经很难了。再加上三叔又是很传统的人,如果不是我,他到今天肯定都还是正人君子。

现在想想,我可真够坏的,不光把老婆带坏了,还把亲叔叔拉下水跟我们夫妻一起操屄玩儿。我当时恨不得电视剧早点演完好开始行动,好不容易熬到10点,我就说:“快点睡吧,我都困了。”

关了灯没多久,我就开始鼓捣老婆,老婆知道叔叔肯定醒著,直推我的手,到后来拗不过我,只好随我的便了,可是小屄里却一直是干的,估计她知道叔叔醒著,太放不开。我费了很大劲才把鸡巴操进去,老婆竟然不配合,很扫兴。

我换了个姿势,趴到老婆身上,从上面操,老婆屄水多了起来,却一直忍住叫。我紧一阵慢一阵地干了很长时间,老婆慢慢忍不住开始小声哼哼,三叔那边却没有像上次一样开始手淫,只是能听到他咽口水和沈重的呼吸声。

我觉得火候差不多了,就在老婆耳边小声说:“老婆,让三叔来操你吧?”老婆立即警醒,浑身一僵,狠狠地掐了我一下,小声说:“别……”

我开始一通猛干,想把老婆干到接近高潮意乱情迷的时候再问就成了。待到老婆又一次渐入佳境,叔叔那边也开始大开大阖的时候,我提高音量,用叔叔也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好老婆,让三叔来操你吧?你看他自个儿在那儿撸鸡巴,多辛苦。你不是想尝尝他大鸡巴头子的滋味儿么?”

结果这是一个昏招,老婆立刻停止了对我冲击的配合,三叔那边也嘎然无声了。我好像被泼了一头冷水,感觉自己真他妈的出力不讨好:‘我为了让你们两个快活,当然我自己也觉得刺激,但这两个家伙竟然不领情。’自己也觉得索然无味,又动了几下,还没射,就从老婆身上下来了。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。

半夜迷迷糊糊地感觉老婆起来上厕所,听见叔叔那边翻身,知道他还没有睡着。黑暗中感觉他坐了起来,似乎要出去也上厕所,我的心狂跳起来,心想这时候两个人在过道里碰面,是不是就会操起来?姿势我都想好了,肯定是老婆扶著墙,撅著屁股让三叔从后面操。或者老婆好奇心发作,就像当初勤奋好学地仔细研究我的男性生殖器官一样,蹲在叔叔鸡巴前面仔细研究他的龟头到底比我的大多少?

想来想去,觉得还是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,毕竟两个人都箭在弦上,又不好意思被我发现,肯定以最快的速度直奔主题。可是,我又错了,三叔坐在那儿,一会儿看看我(我装睡)、一会儿看看门,直到老婆推门,他竟然以闪电的速度躺下了。我都在心里怪他:‘这个孬种,想干侄儿媳妇,侄儿我都在鼓动替他铺路了,只需要他临门一脚的时候,他竟然退缩了,可惜!’

后来我又试过几次,都乘兴而来,扫兴而归。老婆假正经,三叔没胆量。正好,我需要带学生去省城参加一个比赛,周四中午去,在省城住一个晚上,周五比赛,晚上坐火车回来。我想这对三叔和老婆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我不在家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还是卧室,再加上这几天来我不停地挑逗,他们俩不操才怪呢!

早上上班之前就跟叔叔说了我去省城出差,明天晚上回来。趁老婆不注意,我还冲三叔眨了眨眼睛,然后指了指老婆。三叔没有任何反应,就竟然只是笑了笑,说路上小心点。

在去省城的车上我不停地想,今天肯定有戏了,心里有点微微的醋意,毕竟今天老婆的小屄将迎来老婆有生以来的第二根鸡巴,而且据老婆说还是鸡巴头子比我大的三叔的鸡巴。不知道老婆的小屄能不能受得了?别给操松了,我再操就不舒服了。要是三叔比我会操,把老婆操得更舒服,会不会老婆就此爱上叔叔的大鸡巴,不喜欢我的了?

那时脑子里都是这样患得患失的问题,有点后悔,想这下完了,我今天不能把学生丢这里,自己跑回去叫停然后在家看住他们俩。不管后果如何,都要发生了。后来又自己安慰自己,以老婆对我的感情,她不会放下我和孩子跟三叔私奔的;三叔也肯定不会离婚然后娶我的小X。(三叔平常叫我老婆小X,干她的时候就不这么叫了,呵呵!)

他们最多就是多操几次,这我本来就不反对,还极力促成呢!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。再说,我的鸡巴论长度、硬度、持久度都不错,老婆也一直很满意,所以在这方面还是有自信的,对老婆的感情,更有自信了。想好了,也就不担心了。一旦消除这些负面情绪,我发现立即又性欲高涨起来。带学生吃完晚饭安排好住宿,我就开始想,家里现在怎么样了?

7点多了,应该已经吃完饭了,开始操了吗?还是两个人先操屄,后吃饭?很可能是这样。到9点多,又想,现在应该至少操过一遍了吧?很想打电话回去问问进展,老婆满意不。可是还是没有打,因为怕如果两个人还没操,我一打电话让他们以为我在监督他们,不敢干了,就不好了,所以一直忍着。

到十点半,实在忍不住了,就想这会儿他们很可能正在干,我一定要打电话听听。走出宾馆,找了个僻静的地方,拿出手机。也许是那天太冷,也许是过于激动,我拨电话的手竟然是抖的。

家里电话接通了,是三叔的声音,我脱口而出:“操完了么?”

叔:“什么?”

我:“你操完小X了么?”

叔:“小崽子,说什么呢?”

我:“三叔,别不好意思呀!你应该也听到我,我操小X的时候不是说很多次了,让你操她么?她也想给你操啊!”(这句是我故意说的,当时老婆从来没有真正同意。)

叔:“你搞什么,我怎么能干这事儿?再说小X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我:“她早就同意了。你把电话给她,我跟她说。”

叔:“她不在家,下班时打电话让我自己出去吃,她去你们学校小L(老婆的闺秘)的宿舍住,晚上不回来了。肯定是她不同意。”

我:“好,我打电话让她回来给你操。”

叔:“算了吧,这样多不好。”

我:“你别管了,等我好消息。”

我立刻拨老婆手机,响了几下后传来老婆的声音。我因为担心小L在身边不好说话,先说了点平常的事,然后让老婆出去说话。我听到小L在旁边打趣说:“跟你老公现在还说悄悄话。”

老婆出来了,我问她为什么不回家?老婆说:“你出差了,家里就得我和三叔,怕别人说闲话。”

我一想也是,邻居都是一个学校的年轻老师,我出差他们有的也知道,传出去确实容易让人说闲话。自己精虫上脑,欠考虑了。就和老婆说,就这样吧,又把和叔叔通话的内容给老婆说了,并给她分析说:“从叔叔话里,明显看出叔叔已经动心了,你也别装了,这事儿明天就办,我回家就开操,明天咱们三个玩个痛快。”

老婆还想拒绝,我直接说:“就这么定了,按我说的做。”老婆不做声了,我就说:“回去睡吧,养好精神,明天要对付两门大炮呢!”老婆说声“讨厌,我不跟你说了”就挂了电话。

我一想叔叔这会儿肯定磨枪擦炮在家等著干小X呢!可能正激动着呢!我又打电话回家,刚响三叔就接了,估计也在等我的电话。叔叔拿起电话:“喂?”嗓音已经沙哑了,估计那边激动得不轻,我都觉得没把我老婆说回家给他操有点过意不去了。

我告诉了他我老婆的顾虑,他说:“对,要不就别做了,传出去不好。”我安慰他说:“我回来再做,没人知道。”

第二天回到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,到家里见两个人在看电视,都正襟危坐的,只是两个人脸都很红,不知道是因为期待还是刚才两个人做过什么;桌上给我留的饭菜,老婆说刚才热过了。我急三火四地吃饭,两个人还是一本正经的看电视。

我一边吃饭一边盯着他俩看,想从他们脸上看出他们到底先前做什么没有,把他俩看得很不自然,我才收回目光,心想不能让他们感受太有压力,否则一会儿就放不开了。

吃完饭,草草洗漱一下,刚9点多,离平常睡觉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,但我实在等不及了,估计他俩也和我一样。我就说:“这两天挺累的,早点睡吧!”老婆和三叔也没反对,铺好被褥、关了灯,脱衣服就躺下了。

我一刻也没有等,直接脱光自己,然后把老婆也扒光了。被子里还有点冷,老婆刚开始不让我脱她的内衣裤,说冷,估计更多是害羞,但还是被我扒光了。一抹老婆小屄,黏黏的(后来才知道我回来前三叔抠过她小屄,弄出很多水,这时候半干了)。

我翻身趴到老婆身上,用龟头顶老婆的小屄,慢慢地水出来了,我只把龟头操进去一半,就问老婆:“想不想要三叔的大龟头?”老婆不说话,只是抖。我知道已经可以了,就抽出鸡巴,翻身到老婆的另一边,把我们的被子和三叔的连通,将老婆往三叔被窝里推,老婆稍微反抗一下,三叔伸手过来,身体往中间一靠,三人就大被同眠了。

我玩老婆乳房,感觉三叔的手在另一边乳房上稍作停顿,就直奔老婆下面去了。老婆先是一抖,然后忍不住哼了出来,我猜叔叔的手指已经伸到小屄里边去了,我伸手下去打探,果然发现三叔的右手中指已经有一半没入老婆的小屄。

我于是抓住老婆右手送到三叔胯下,发现三叔的鸡巴硬得跟钢炮似的,就把老婆的手放在上面了。回来在老婆耳边问:“三叔鸡巴大么?”老婆没说话,只是含混地很低的“嗯”了一下。

我就又问:“想让三叔操么?”老婆这次不说话,只是用左手使劲握了一下我的鸡巴。

我伸手摸摸老婆的小屄,三叔已经伸进去两根手指了,屄水已经淌得到处都是。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,就又往三叔怀里推老婆,可是老婆毕竟害羞,竟转过身来面向我,钻到我怀里。

我灵机一动,右手搂住老婆的头跟她舌吻,左手把她的屁股往三叔怀里推,三叔立即心领神会,抱住老婆屁股,从后边顶了过来。老婆先是一僵,然后离开我的唇,仰起头,如泣如诉长长地“啊”了一声,我知道,三叔的鸡巴终于操进我老婆的小屄里去了。第三章

老婆仰著头停在那里,好像在仔细品味老公以外另一个男人的阳具所带来的不同感觉。三叔也没有动,估计也是沈浸在终于操入侄媳妇温热滑嫩的小屄的巨大快感。过了好几秒钟,三叔才开始前后抽送,老婆的头也重新回到我面前的枕头上,张开嘴任由我把舌头伸进去湿吻。

我一边用舌头挑动老婆的舌尖和上颚,一边留意着他们交媾的动作。老婆把屁股往后边翘,显然是想让三叔操得更深一点;三叔却似乎在进行九浅一深的动作,并不是每次都深插到底,吊得老婆一直往后翘屁股,直到三叔给她一下深的才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。

三叔似乎很老道,不急不慢干了五、六分钟,才把老婆放平,翻身到老婆身上,从正面插进去,分三次逐步把鸡巴插到底,然后屁股画圈,用鸡巴杆一圈一圈地搅老婆的小屄。这招我以前没有用过,估计老婆也觉得新鲜,很受用。

我借助窗帘外边透过来微弱的月光,竟看到老婆伸手主动搂住三叔宽厚的脊背,小嘴张开狂乱地接受三叔的嘴唇和舌头的蹂躏。三叔又开始抽动,变成三浅一深,似乎他猜到老婆喜欢被更频繁地深插。

果然,没有几分钟,老婆就开始断断续续短促地呻吟,我知道这是老婆高潮的前兆。这时候我都是加快速度,一举把老婆送上顶峰,可三叔好像只是稍微的快了一点,没有达到老婆需要的频率和幅度,有时还要停一下。我看得着急,鸡巴早已经等不及深入那个原本只属于我、现在却被三叔享用的腔肉了。

照我叔这速度,不知要操到什么时候,三叔把老婆上下两个洞都占著,我的鸡巴急吼吼的没地方插,再说这样子不紧不慢的,老婆也很难达到顶点。于是我说:“叔,小X快到了,你要快、要深,她才能高潮。”

三叔听了果然加快了速度和幅度,老婆也终于发出高而紧密的“嗯”声,三叔这时候却说:“我不行了,射哪里?”

我兴奋得眩晕,说:“老婆,让叔射你小屄里好不?”老婆也被我叔操昏了头,含含糊糊地发出介于“嗯”和“好”之间的声音。然后就看见我叔紧紧地抱住我老婆,屁股使劲往下顶,嘴里叫了出来:“小肉,我操你啊……”

三叔射完了,恋恋不舍地从老婆身上下来,老婆还兀自在那儿抖个不停。我翻身上马,提枪对准老婆的小屄,没有用手扶著,竟然准确无误地对准了地方,鸡巴一边往里操,一边想感受刚被三叔操过的老婆小屄有什么不同。

极度兴奋的鸡巴似乎各处触觉都十分灵敏,三叔的精液沿着我鸡巴的两边被挤了出来,顺着我的睾丸和老婆的屁股大腿往下流。第一次经历这种感觉,并不是多舒服,但觉得非常刺激。

老婆的小屄好像松了,没有我以前刚操进去时的紧握感,反而更加顺滑、更加柔软。我一直操到底,又全部拔出来,重新操入,仔细感受老婆小屄的变化,却不知道三叔的鸡巴到底操进去多深。

于是我一边操,一边在老婆耳边问:“刚才三叔操得好不?”

老婆:“好。”

我:“怎么个好法?”

老婆:“涨。”

我估计老婆的意思大概是说三叔的龟头大,或者鸡巴比我的更粗,心里有点吃醋,就又问:“三叔操得比我好么?”

老婆:“都好。”

我老婆很聪明,估计明白了我的心思,就又说了句:“老公,我爱你,你让我给三叔我就给,你不让,我就不给。”

我看老婆如此乖巧,心里也是发疯似地爱她,说:“三叔把你操得舒服,老公也高兴。以后还给他操好不好?我和三叔一起操你,就像今天这样。”说著使劲往老婆小屄里狠操,老婆立刻又舒服地享受起来。

三叔在一边似乎还在回味,或者有其它想法,只是侧躺着看着我们,没有再来参与。我于是一个人享受老婆,一阵紧一阵慢地大干起来,由于太兴奋了,估计没有五分钟就射了。

看着老婆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,我觉得很惭愧,平时大多数时候都能把老婆操出高潮才射,今天却没做到,被叔叔比下去了。从老婆身上下来,心想觉得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。

第四章

我翻身下来,平躺着,心里多少有点过于兴奋后的失落,想着心事,什么都不想做,连老婆那边的善后都没有管。感觉老婆摸索著找到内裤穿上,老婆还想穿秋衣秋裤,我没让。

过不多一会儿,听到被子里又有动静,先没管。再过了一会儿,听到三叔把老婆奶头品咂得直响,然后老婆又开始断断续续地哼唧,知道两人又有好戏了,便转身凑过去,仔细看三叔怎么玩我老婆。

三叔上身半压在老婆身上,把老婆的两个乳头轮流含在嘴里品咂,一只手在下边内裤里鼓捣老婆的小屄,那里由于有我和三叔两人射进去的精液,这会儿正慢慢流出来,所以会时不时听到“呱唧、呱唧”的水声。我借着朦胧的月光,半看半猜三叔玩儿我老婆的动作,鸡巴立即硬了起来,他们两人好像沈醉其中,我不想去打扰,就自己撸著鸡巴看他们玩儿。

过了一会儿,看叔叔屁股上下运动,想是他的粗鸡巴也在老婆右手里享受安慰呢!又见他起身,想骑到老婆身上,老婆却轻声说:“别∼∼”我还以为老婆小屄被我俩给操肿了,不敢再给干了呢,却听老婆接着说:“那里都是你们的东西,凉了黏黏的,不舒服,我要去洗洗。”

原来老婆是要把小屄洗干净给三叔操,听得我更兴奋。她想推开三叔,要起来去卧室外的过道弄水洗小屄,三叔把她摁躺下,说:“我给你弄水来。”说著起身披了件上衣下地去过道里弄水去了。

由于三叔没穿内裤,他起身的时候我留意了一下他的鸡巴,月光不明亮,看不太清,但睾丸和挺立的鸡巴黑黝黝的一大堆,一走还甩来荡去的,有点壮观,难怪把我老婆操得很爽。我搂过老婆,一边吻老婆的小嘴,一边摸她的小屄,果然水汤汤的,还有点黏。

我想逗逗老婆,就说:“看三叔多体贴你,怕你冷,出去给你端水。一会儿洗好了好好伺候三叔,让他操爽点。”老婆掐我的胳膊,说:“都是你坏,把人家良家妇女弄成这样。”我笑。

三叔端水进来,听到我笑,就问我:“说什么呢?”我就说:“小X说你把她操得很舒服。”三叔也嘿嘿地笑,老婆打我,说:“胡说!”

我转头问我叔:“怎么样?小X操起来不错吧?”我叔只是说好,真好。我其实想他说点粗话刺激刺激我老婆,可惜三叔刚开始放不开。后来玩多了,发现他操我老婆的时候也是非常爱说粗话。

老婆看三叔把水端来了,就起身披了件毛衣下炕,有点犹豫地在三叔面前把内裤脱了,蹲在水盆上边开始撩水冲洗小屄。三叔倒也没有上炕的意思,反而蹲下来看老婆洗。我看月光太暗,起身把灯拉开,老婆惊叫了一声,一手忙捂脸,一手在乳房和小屄之间不知道该捂哪个好,嘴里让我快关灯,说晃眼。

我知道她是害羞,就说:“不用不好意思,三叔都操过了,看看怕啥?”三叔就肆无忌惮地憨笑着继续盯住老婆的乳房和下体看。

老婆不知所措,竟然忘了继续洗小屄,我就让三叔给她洗,三叔也不客气,直接伸手到老婆屄下开始一边洗一边玩我老婆的小屄,并把手指伸到里头深度清洗。

我又打趣说:“用手洗不到最里头,换家什儿。”他们都明白我的意思,三叔笑着站起来,鸡巴挺得老高,老婆瞪我一眼,就说:“你最坏!”

三叔拉起老婆,想用他的大粗鸡巴给老婆小屄深度清洁,老婆却说:“你们俩都得洗洗。”我于是也披了一件衣服下炕,故意摇晃着鸡巴等老婆给我洗。老婆端起水盆不知道先洗哪一根鸡巴,我于是双手接过盆放在我和三叔鸡巴下面,让老婆一手一个鸡巴一起洗。

老婆先拿起我的鸡巴,犹豫一下,另一手拿起三叔的鸡巴,一边撩水洗了一下。我借机比较了一下我和三叔的鸡巴,三叔的鸡巴杆比我的稍微粗一点,但龟头要大上一大圈,长度还是我的更长一点。后来有一次暑假在家白天玩的时候,老婆给我们量过,我的15公分,三叔的13•5公分,但他的龟头大,没勃起的时候就和我勃起时差不多。

常看网上有人写18公分甚至20公分,我觉得一般人来说不大可能,我们把自己拍的录像放在电脑里看,我和三叔的鸡巴并不比那些亚洲A片里的男优逊色。

由于看到三叔的鸡巴头子很大,估计操进去的时候老婆感觉一定很强烈,就想试试把老婆眼睛蒙上,我和三叔轮流操,看老婆能不能猜出是谁在操她。我一说,他俩都配合。为了减少身体其它地方的接触,我让老婆扶著炕沿,撅起屁股让我和三叔从后边来,除了鸡巴尽量减少身体不必要的接触,并且说好每次都操到底,操十下再让老婆猜。

我先操的,十下过后老婆准确地猜出是我。我拔出鸡巴,三叔握著鸡巴刚要上,我悄悄地制止了他,我又操进去,十下过后,老婆稍微犹豫一下之后才说还是我。估计她最初以为应该是三叔了,但感觉不像,她知道我这个人经常虚虚实实地耍些把戏,所以猜出还是我。

我在她屁股上亲了一下,说:“老婆猜对了,加十分。”就借机又操了她十下。

三叔在旁边握著鸡巴,凑得很近,我猜他想说这十分应该他给加,就让位置给三叔。三叔握著鸡巴上,对准老婆的小屄顶上去,我在旁边呆呆的看着,三叔的大鸡巴头子到底不一般,看着那么大的体积,再看看老婆粉嫩紧窄的屄口,我真怕它把老婆的小屄给撑坏了。

他用手扒开小阴唇,慢慢地把龟头一点一点的顶进去,屄肉都给带进去了,他进一寸退半寸,直到整根鸡巴全操进去。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另一个男人勃起的大鸡巴,而且就在我的眼前操进我老婆粉嫩的小屄,实在是太震撼了。

三叔还没操够十下,老婆就说是三叔,然后说:“老公,我冷。”我和三叔也冷,但性兴奋得忘了冷了。

三叔抽出鸡巴,我俩七手八脚地把老婆抱上炕,放进温暖的被窝。看三叔还没操完那十下,就让三叔先操,但我的鸡巴也不能没地方插,就把老婆的头放在我肚子上让她给我口交。

三叔侧躺在老婆身后,右手从前边伸到老婆两腿之间扒开小屄,鸡巴从后面操进去动起来。我仰躺着,舒服地享受老婆的口舌服务。三叔又开始九浅一深逐渐到三浅一深的干我老婆,刚开始老婆还能好好服侍我的鸡巴,慢慢地,三叔越干越快,幅度也越来越大,老婆叼着我鸡巴的嘴也开始不受控制,有时被拽离我的鸡巴,有时又被狠狠地顶过来,差点捅到老婆嗓子里,老婆便不敢一心二用,只能专心应付三叔的鸡巴了。

一直操到三叔射精,我们都没有换过姿势,因为这个姿势我们三人都可以享受,只是后来老婆就顾不上我的鸡巴了。这次三叔大概弄了十多分钟就射了,换我上,我让老婆转过身,把老婆的嘴推到三叔那沾满精液和淫水、已经半软了的鸡巴上,老婆迟疑一下,但还是把三叔的鸡巴吸进嘴里。

我回来把鸡巴从后边顶进老婆小屄,老婆顺从地翘起屁股,好让我的鸡巴能够全根尽没。三叔的精液又被我源源不断地挤出来,心里逐渐适应,不再排斥,反而觉得老婆的小屄在三叔精液的滋润下变得更加顺滑,我每操一下都发出夸张的“咕唧,咕唧”响声,异常淫靡。

我开始缓慢但坚定地一直插到底,但不敢太快,因为一般来说,背后位刚开始的时候如果我进得太快太猛,往往会戳痛老婆。每次慢慢操到底,让她阴道里边慢慢适应之后就可以逐渐加快了。

这次我表现很好,毕竟年轻体力好,本钱也长些,所以深入浅出的时候,我觉得比三叔还勇猛一些,一直把老婆弄上顶峰,如泣如诉地呻吟,全身筛糠似的抖了起来,我才猛干几十下,射了出来。

由于这次自己感觉不错,并不觉得疲倦,就坐起来找我的内裤给老婆擦屄,然后让三叔关灯睡觉了。其实我疏忽了三叔那边,因为老婆刚才给他吸鸡巴的时候,他已经又硬了,但我说关灯睡觉,他也没好意思说什么。

可是我刚睡着没多久就被身边的异动给吵醒了,睁开眼,看见三叔趴在老婆身上正操得起劲,我都佩服他,三十多的人了,精神还这么好。估计第一次放开了操侄媳妇,而且是在侄子身边、侄子的被窝里操侄媳妇,对他的刺激也是很大的。

我很想再看看三叔的鸡巴操我老婆小屄的样子,但又不想开灯影响他们,就摸黑去电视柜的抽屉里找到手电筒,然后钻到被子里他们交媾处的下方打开手电筒,三叔估计知道我的想法,就把老婆和他的腿都叉开,给我足够的空间去看。

近距离在被窝里用手电照着看,那画面非常刺激,老婆的小屄在手电光下显得更加娇艳诱人,而三叔的鸡巴却显得粗黑而霸道,把老婆的小屄操得一翻一翻的,每次抽出来,大龟头都把老婆屄里的白浆刮出来不少;捅进去的时候,就被老婆的小阴唇挡住积在三叔的鸡巴上,然后沿着鸡巴根、睾丸和老婆屄的边上流下来,再流过老婆的屁股,落在褥子上,打湿了一片。

看得我火起,把三叔拽下来我操进去,三叔也接过手电筒学我的样子看。我觉得被看也很刺激,故意表现得很勇猛,拔出鸡巴直到龟头,稍作停顿,然后再深深操进去,仿佛是在表演。

这一次我和三叔都没有客气,谁看得受不了了就把正在操的人拉下来。我们乐此不疲,只是苦了老婆,我们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换各种姿势,把老婆干得高潮连连,直到她哀求我们不能再操了才再次先后射在她的小屄里,终于筋疲力尽地一边一个搂住老婆睡觉了。第五章

第二天是星期六,按计划我们去我老丈人家看孩子,三叔回老家。由于不赶时间,加上前一晚上太累,我睡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,看看手机已经十点多了。扭头看看两边都没有人,仔细听听发现厨房过道好像有些奇怪的混杂的声音,穿上衣服起身去撒尿。

刚推开卧室门,就看见老婆手里拿着锅铲好像在做菜,锅里正炖什么,但重点是老婆的裤子褪到大腿上,坐在三叔的身上,三叔裤子更是褪到小腿,坐在一把椅子上,双手正捧著老婆的屁股,不用说也知道两人在干啥。

看我出来,两人停止了动作,老婆惶恐地看着我,三叔虽然镇静些,但也有些不自然,好像偷情被我抓个正著。

我心里有点不舒服,虽然我早就鼓动两人操屄,但他俩故意避开我,趁我睡觉偷偷跑到厨房来操屄还是让我有点不高兴。但转念一想,我出差的时候就授意他们操了,倒不能怪他们什么,就笑笑让他们继续。

三叔于是捧著老婆的屁股上下移动,用我老婆的小屄套弄他的鸡巴,老婆屄里流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鸡巴流在阴毛上,搞得一绺一绺的,看来两人操了有一会儿了。

我尿急,直接去撒尿。完后抖抖鸡巴头上的尿,直接走过去顶到老婆嘴里,老婆唆了一口,嗔道:“刚撒完尿,也不洗洗就叫人给你吃,还有尿味儿呢!”

我一边重新捅进老婆嘴里,一边说:“谁让你个小骚货,大清早趁我没醒就偷偷跑出来让三叔操。”

老婆又拿出我的鸡巴,说:“不是,人家正炒菜,是三叔他……”

三叔一边继续上下挪动着老婆的屁股爽他的鸡巴,一边说:“是我,是我。我出来撒尿,看小X撅著屁股炒菜,那小屁股扭扭的挺诱人的,弄得我撒完尿的鸡巴硬得更厉害,就想给她来几下子,结果她说要炒菜,我就搬了个椅子过来,这样两不耽误。”

我说:“小骚屄,明明是你扭屁股勾引三叔来操你,还不承认。叔,使劲操她,看她承不承认!”

三叔闻言屁股带动鸡巴往上猛顶,同时双手抱住老婆的屁股使劲儿往下按,下下尽根,嘴里低声在我老婆耳边说:“我操你小骚肉,就是你扭著小屁股勾引我,再不承认我操死你!说你是骚货,说。我操!”

我也把鸡巴前半截快速地在老婆嘴里进出,老婆被我俩操得失了神,身体后仰完全瘫在三叔怀里,锅铲也拿不住掉在地上。

我捧著老婆的头不停干她小嘴儿,老婆挣扎着脱离我的鸡巴,开始求饶说:“老公,三叔,你俩轻点儿啊!把我操死了,还哪有这么好的小屄给你俩操?”

我说:“你是不是骚货?”

老婆:“是,老公,我是。”

我:“是什么?”

老婆:“是骚货。”

三叔:“说你是专门给我们叔侄俩操的骚货。”

老婆:“是,我是……”

三叔:“是什么?说全了。”

老婆:“是专门给三叔和老公操的骚货。”

三叔:“我们俩操得你爽不?”

老婆:“爽!嗯,爽……”

我:“谁操得更爽?”

老婆:“都爽,不一样的爽。”

我:“怎么不一样?”

老婆:“三叔的龟头大,刮得舒服,啊……老公,啊……老公的长,可以顶到最里边……”

三叔:“我的顶不到最里边?我操死你!”说著故意使劲往里顶。

老婆:“能,这会儿顶到了,啊……”

我:“这会儿想不想要操得更深的?”

老婆:“要……”

我把老婆从三叔的鸡巴上拽起来,把鸡巴从后边干进小屄,然后把老婆头按低,让她含住三叔的大鸡巴头子。三叔双手捧住老婆的头一上一下地让老婆给他口交,我则在后边专心操老婆小屄,小屄里滚烫的、软软的,插进去无比舒畅。

我又问:“为什么大早上勾引三叔?昨天晚上还没操够?”

老婆:“没有。”

我一听,昨晚上那么操还没够,就给老婆来了一下狠的,顶得老婆整个脸贴到三叔的阴囊上,嘴里被三叔的鸡巴捅到嗓子眼,呛了一下。

老婆赶紧吐出三叔的鸡巴,说:“老公,轻点,这样会把人家弄坏的……”

我:“这么骚,昨天晚上我和三叔轮流操你那么多次,还不够?”下边的进攻没有停,老婆的小嘴儿又被三叔按回到他的鸡巴上。

老婆:“唔……不是呀!我看到三叔过来,那里好像顶起来,人家想起昨天晚上他刮人家里面,就痒,人家就是动了动,想别那么痒。是三叔误会嘛!”

三叔:“误会?痒了,动动,那不就是想让我操么?还不承认!过来,我再给你刮刮小屄止痒。”

我把鸡巴拔出来,老婆把裤子脱了,面对面跨坐在三叔腿上。我抱着老婆的屁股,三叔用手扶着他的粗鸡巴对准老婆的小屄,我弯腰看着三叔的鸡巴顶到屄口,手里慢慢往下放,一边注视著三叔的鸡巴全根消失在老婆的小屄里,只有阴囊鼓鼓地挂在外面。

三叔双手接收了老婆的屁股,我则把老婆的头扭向我,把鸡巴重新伸到她嘴里干了起来。

这个姿势干了一会儿,老婆又挣脱我的鸡巴说:“老公,锅里快没汤了。”我扭头一看,还真是,赶紧把锅端开,把炉子封上。心想,真是个好媳妇,两头应付我和三叔,还有精力管锅里。

弄完了炉子,回过头来看,三叔把鸡巴捅到底,正双手抱着老婆的屁股前后挪。老婆仰著头,张著嘴“呼呼”地直喘气,估计下边小屄里被三叔的大鸡巴搅得厉害,阴蒂磨著三叔的耻部,刺激应该很强烈。

这招儿看来不错,三叔还真是会玩儿。又学了一招儿,难怪说三人行必有我师,呵呵,还真可以互相学习。

老婆张著的小嘴红红的,很诱人,我想凑上去亲几口,却想到我刚操过她那里,还有我的鸡巴味儿,就没亲。心里想恶作剧,就一有扶著老婆的头,一手扶著三叔的头,把他俩的嘴凑到一块儿,他俩正在兴头上,想都没想,直接就疯狂地吻在一起。

我看着想笑,可看他俩那痴迷的样子又有点吃醋。低头看到老婆光着腿红红的,不知道是性兴奋还是冻的,怕她冻坏了,想让他俩进卧室被窝里接着操,又觉得三人在狭小的厨房里操屄别有一番情趣,就用手给老婆上下抚摸给老婆暖暖腿。老婆感激地朝我妩媚一笑,然后从三叔身上挣扎着下来,撅过屁股给我操,低头给三叔口交。

我操了几下,问老婆冷不冷。老婆说有点,我就和三叔一边擡一条腿,把老婆抱进卧室,放在被子里,然后七手八脚把老婆扒个精光,我自己也脱光钻进被子里,擡起老婆的一条腿,剪刀式操进去。

三叔脱了裤子,但还穿着球衣和内裤,坐在老婆头边上,右手掀起被子看我俩交合,左手玩老婆乳房。我问三叔怎么不脱光,他说他早晨先操了小X好一会儿了,这会儿专门让我享受一下,他等会儿再来。

我说:“没事儿,让小X给你吃鸡巴吧!”三叔说好,但要让我老婆亲自给他脱内裤。老婆看着三叔内裤里顶得老高的大鸡巴,害羞说不行,我说:“还装什么贞节烈女,上上下下都让三叔操过了,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老婆就羞眉搭眼地给三叔脱内裤,三叔配合地擡起屁股,直到内裤的松紧带被拉到三叔鸡巴头子下边,鸡巴腾地一下弹起来,老婆赶紧把脸扭开不看,手上继续往下拉三叔的内裤。

我看老婆那娇羞的样子十分可爱,鸡巴更硬了几分,在她小屄里不停运动。用手把老婆的脸转向三叔的胯间,让老婆近距离地看这根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操了她小屄无数次、带给她不同新鲜感受的大头儿鸡巴。

老婆看了看,小屄一紧一紧地夹我的鸡巴,我知道她更动情了,就把老婆头往三叔鸡巴上按,老婆就开始像舔棒棒糖一样舔三叔的鸡巴,然后把龟头含在嘴里进进出出。

我一边操老婆,一边看她给三叔口交,光天化日的,视觉刺激和鸡巴上的触觉刺激都很强烈,猛干起来,在老婆妖娆的呻吟声中达到顶点,一个猛顶,射在老婆小屄的最深处。

三叔看我射了,迅速脱去球衣,趴到老婆身上,扶著鸡巴操进去,慢慢地把我的精液挤出来,快快慢慢地干起来,交媾的地方发出夸张的“咕唧、咕唧”声音。三叔也没有改变姿势,加快了速度,在老婆咬着手指故意压低的高潮的呻吟声中也射了出来。

三叔抱着老婆,很久没有下来,两人不停地喘气,我掀开被子,想看看老婆被压坏了没有,三叔翻身,半软的鸡巴拽著那个依然很大的龟头从老婆小屄里抽出来,白色的精液随即缓缓地开始从老婆小屄里往外流,不知道多少是我的,多少是三叔的,反正都混在一起了。


本贴最早由:免费色情图片-色情动图-色情视频-性爱视频-色情网-SEX0808.COM -- sex0808.com编辑,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!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[免费色情图片-色情动图-色情视频-性爱视频-色情网-SEX0808.COM] 版权所有 © 2017-2018 [联系方式: zhu666681@gmail.com ]